第四百三十一章 有本地特色的小药丸与事件内幕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接待玉蝉道人的是柒小妹,相对于月影这个不成出面的第一妖宠,柒小妹做为紫霄宫正式弟子显然身份更合适一些。不过在待人接物的能力方面柒小妹显然是有所欠缺的,居然都没客气几句,自然就更不知道玉蝉道人的位置信息了。

    还好,紫霄宫的每个人都有固定住所,而且是可以在宗门中查到的。

    天佑很容易就问到了玉蝉道人的住所,然后急急忙忙的就飞奔而去。不是因为天佑特别尊敬或是崇拜玉蝉道人什么的,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急需去找玉蝉道人询问情况。

    刚刚天佑并没有把罐子里的金蝉全部吃光,而只是吃了十几只垫垫肚子而已,罐子里起码还剩了三分之二还多。他是想着给月影她们留点,大家都尝尝味道,可如今看来,这点善心居然还意外帮了他自己。因为天佑刚刚在问路的时候就发现了一股燥热的感觉正逐渐由四肢百骸中产生,并且越来越明显。他现在整个人都有种特别亢奋的感觉,似乎很想和人打一架。更糟糕的是,他居然发现自己出现了那方面的冲动,甚至于连看到路过的师姐都会开始胡思乱想,要不是意志力强大,他都怕自己会在下一位师姐路过自己身边时忍不住扑上去。

    做为修士,天佑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应该说是很强悍的,然而现在这个情况却说明他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失控。而回想原因,天佑感觉只可能是因为那些金蝉了。

    当时没细问。月影说这是好东西,显然不是单纯的指这东西味道好。所以,它一定有其他方面的功效。

    不过现在往回走显然有点来不及了,所以天佑就决定干脆直接去找玉蝉道人。东西既然是他送的,他就应该知道这东西的功效才是。

    DuangDuangDuang……“玉蝉仙长,玉蝉仙长在吗?玉蝉仙长……”一路过来天佑的状况越来越不对劲,所以现在他也顾不上礼貌了,几乎是双手在全力砸门。感觉玉蝉道人再来晚点他家大门就该连着门框一起倒下去了。

    正在自己的小屋中清修,突然听到这大力砸门的声音玉蝉道人也是很生气的,然而打开大门的时候却是突然愣住了。因为天佑几乎是直接滚了进来,而且全身蒸腾着滚滚热浪,露出来的皮肤更是好像煮熟的龙虾一样红的吓人。

    “天佑你这是怎么啦?”玉蝉道人也知道这是出了问题,赶紧就去扶他,结果刚碰到天佑手就缩了回去。刚刚他居然被天佑的皮肤给烫了一下,虽然没有受伤,但这温度实在是有些吓人。

    在手上重新汇聚出一层灵气膜隔热,玉蝉道人这才扶起天佑把他搬到了院子中间,然后双手贴于天佑双侧耳门位置,一丝丝灵力开始深入天佑体内想要检查他的状况。然而,就在玉蝉道人的灵力刚刚触碰到天佑皮肤的瞬间,天佑身上却突然响起一声音量不大却极尽威严的龙啸之声,吓了玉蝉道人一跳。而后,但见天佑的体内忽然钻出一条金色的神龙虚影来。那小小的神龙体型虽小,气势却极吓人,连玉蝉道人一时都被镇住了。

    不过玉蝉道人毕竟是常年在外游历的紫霄宫修士,各种事情也算见识过不少,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他重新回到天佑身边,双手再度附着在天佑耳边重新开始灵力探测。那小龙虽然还在游动中,却并没有对他做出什么攻击动作来。玉蝉道人知道,那是天佑的本命元灵,在主人失去意识后自主浮出体外代替主人警戒周围环境的。不过这种本命元灵其实是没有五感的,它的感知来自于灵魂与灵气,因此本命元灵可以直接辨别周围生灵的态度。玉蝉道人是要救天佑,自然不会有伤害他的想法,因此也就被本命元灵视作了安全目标不予理睬。

    以前玉蝉道人就听说过有获得高级本命法宝的修士拥有本命元灵,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本命元灵自主行动。一方面感叹天佑的际遇,一方面他也在努力沉下心思感觉天佑体内变化。

    然而,当灵力丝线切入天佑体内后,玉蝉道人却是立刻心神一阵,整个人猛然向后跌倒,喉头一口血气翻涌而上,差点就喷了出去。

    刚刚他探入天佑体内的灵力居然在刚刺入天佑皮下就被一股狂暴的灵力绞了个粉碎,若不是他反应快非受内伤不可。然而如今重要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天佑的情况。此时天佑的体温还在上升,周围的空气甚至都因为滚滚热浪而出现了扭曲。玉蝉道人真怕下一秒天佑就会突然烧起来。

    然而,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就在玉蝉道人心下焦急担心天佑出事的时候,天佑的身体却是忽然嘭的一声腾起了熊熊烈火,一瞬间就将他身上的衣物烧了个精光。而后下一秒,突然又从天佑身上爆开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差点把天佑给埋了。

    玉蝉道人知道刚刚那是天佑身上的空间装备被烧坏了,爆出来的东西应该是无忧袋中的存货。然而不得玉蝉道人把这些东西弄开,其中半数以上的东西就已经被烧成了焦炭,并且正在迅速化为灰烬。但在这火焰之中,也有一些没有被烧掉的东西。例如说——太一剑。

    从无忧袋中掉出来的太一剑迅速飞了起来,然后不断的在天佑身边兜着圈子,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而后,没有丝毫的征兆,远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黑点,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射到了院中停稳。玉蝉道人这才发现刚刚飞来的也是一把剑,不过他并不认识帝道剑,只能从帝道剑的反应上看出这是天佑的武器。

    两柄飞剑有些着急的在天佑身边环绕,大乐透模拟摇奖器:却根本做不了什么。不过,下一秒,天佑身上的那条小龙却是又有了动作。只见它忽然再次发出一声龙吟,然后一头扎进了天佑胸口,紧跟玉蝉道人就发现天佑正在出汗。不过,流出来的不是汗水,而是类似污血一样的暗红色物质。这些恶心的东西几乎是刚一流出来就被火焰彻底烧光,所以并没有堆积起来。不过周围的空气中却是出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想来是那些黑血的味道。

    黑血流淌了一会儿之后逐渐开始变少,然后一丝丝的银白出现在天佑的毛孔之中。它们从天佑的每一个毛孔中渗出,然后在天佑体表行成一个个银白色的露珠,就像是出水痘了一样看着很是恶心。好在这些银白色的颗粒一出来就开始互相融合,然后统一向着天佑胸口汇聚而去,最后形成了一枚篮球大小的银白色球体。

    若是振远上仙在这儿一定会认出这就是他送给天佑的那件玄灵宝镜,但可惜振远上仙并不在这儿,玉蝉道人自然也不认识这东西。只是,他现在也不打算再插手救治天佑了,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不是什么自燃,而是某种类似脱胎换骨的自我进化,只是方式稍显极端了些。

    玉蝉道人正思考间,玄灵宝镜已经重新聚拢起来,而后那金色的小龙便一头扎了进去。球形的玄灵宝镜立刻开始压缩变形,很快变成了一面几乎与天佑等高的椭圆形大镜。镜面中央一片通明,能将人照的纤毫毕现,相比之下那些铜镜简直就是垃圾。镜面周围,一条银色的神龙扭曲盘绕,围绕镜面一圈,最后将头颅搭在银镜顶端组成了镜框。龙首就正对着镜面前方,仿佛在凝视着镜前之人。

    当这面银镜出现后,太一剑与那把玉蝉道人不认识的飞剑立刻朝着镜面飞射而去。那动作还吓了玉蝉道人一跳。因为现在天佑就在镜面下方,那动作看着就好像两把飞剑要扎在天佑身上了一样。不过飞剑速度太快,没等玉蝉道人准备做点什么飞剑就已经撞上了镜面。但预想中的镜面粉碎却没有发生。就像是落入湖中一般,两柄飞剑直接没入了镜面之中消失不见。

    收了飞剑的玄灵宝镜并未就此停止变化,而是突然翻转过来由竖立变成了平躺状态横在天佑上方,跟着镜中光芒一闪,玉蝉道人隐约好像看见地上的天佑身形闪烁了一下,但因为速度太快,他也没敢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闪了一下的玄灵宝镜忽然开始缩小,很快变成了一块大约一尺长宽的小圆镜。

    变化完成的玄灵宝镜缓慢下降,最终降落在了天佑的胸口上。并未像出现时一样沉入天佑体内,而是保持着一寸左右的距离悬浮在那儿没了动静。

    玉蝉道人有些疑惑,也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做点什么,一时有些纠结。然而此时天佑却又有了变化。只见他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而后发出了一声呻吟,跟着整个人就像是刚睡醒一样缓缓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

    “你可算是醒了?”玉蝉道人赶紧靠近了些,但碍于天佑身上的火焰也没敢靠太近。“你现在感觉怎样?可有哪里不适?”

    天佑抬起手掌看了下自己的双手,然后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我……这火……”

    “你自己没感觉到烫吗?”

    天佑摇头。“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倒是头有些晕。”

    “倒是与我所想不差多少。”玉蝉道人道:“你身上的火焰应该是一次洗涤净化的过程,故而对你并无危害,只是这净化之火由何而来就无从得知了。若是需要,我可以帮你去本门藏书阁查查资料。”

    此时天佑已经逐渐清醒过来,也大概想到了这火焰的来历,于是赶紧阻止道:“玉蝉仙长不用麻烦了,这个我还是去问问师尊为好。”

    玉蝉道人恍然道:“是极,你有振远上仙这样的师尊,想来一定能给出最合理的解释。只是你身上的火焰一直不熄……”

    “这个?不碍事的。”天佑说着就站起来猛的甩了下手臂,一道火焰被从胳膊上甩了出去,而他的手臂立刻就没了火焰。那被甩出去的火焰也好像没了依托一般迅速的熄灭,并未继续燃烧。看到方法有效,天佑对着自己身上一阵拍打刮擦,很快就把火焰都给弄了下去,只是无奈衣物都被烧了个精光,只能找玉蝉道人借了套他平日穿的便服。

    幸好修士们的服装多以宽松为主,玉蝉道人的身材比天佑要细瘦不少,原本的宽袍大袖到了天佑身上差点变成紧身衣。不过现在看着反倒精神很多,要不是颜色不对,倒是有种夜行衣的感觉。

    “对了,今日你是怎么会突然倒在我门前的?莫非是专程来找我的?”等天佑收拾停当,玉蝉道人就询问起了天佑的来意。毕竟当时天佑是一边砸门一边喊他名字来着,说明天佑知道这是他的住所,也就应该不是意外路过。毕竟玉蝉道人自己也记得好像是没有告知过天佑自己的住所。

    天佑这才想起正事,立刻说道:“几日前玉蝉仙长可是给天佑送了一罐金蝉?”

    玉蝉道人惊讶道:“你今日是为了那金蝉而来?”

    天佑点头。“听说金蝉是很贵重的东西,弟子受了礼物却连面也不见总是不妥,所以想要登门感谢一番,正好上次一别也有多日不见,刚好来问候一声。只是不想半路上身体忽然出了问题,只觉一股邪火由四肢百骸之中烧入心脉,勉强坚持到这儿便再也压制不住,只能拍门呼救。”

    玉蝉道人听着天佑的解说嘴巴越长越大,但最后却是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天佑你莫不是把那一罐金蚕都给吃了吧?”

    “怎么?难道此物不能一次吃太多?”天佑敏锐的发现了问题所在。

    玉蝉道人却没急着回答,反而询问道:“天佑你难道不知道金蝉是什么东西?”

    天佑摇头。“只听说是种低级妖物,对身体有好处,其他便不知道了。”

    “哈哈哈哈。”玉蝉道人没忍住又笑了一阵,这才开口解释:“难怪你会全身燃气大火,这就难怪了。金蝉又名金蝉子,虽是妖物却无妖气,更可吸收仙门与佛门的法力沉淀吸收,进而转生为仙体或是佛体,堪称妖中奇葩。”

    “可这又和我身上的大火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我给你的金蝉子都是佛门中人以赤阳法力强行催熟的,因而体内沉积有大量太阳真火,可以说就是最纯正的阳气。凡俗之人服用可以强身健体祛除杂病,若是男性服用更是可以大幅增强生育方面的能力,堪称房事圣药。”

    “什么?金蝉难道就是壮阳药?”天佑现在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一路上越来越失控了。尼玛,这金蝉不就是那传说中的蓝色小药丸吗?自己居然还一口气吃了十几个。这尼玛没有爆阳而死都算自己命大了。话说玉蝉道人也是不靠谱,送这种东西也就算了,咋也不交代一声啊。

    玉蝉道人听了天佑的话也是忍不住又一次笑出了声。“其实金蝉子的功效远非如此,只是凡俗之人不懂其妙用,只将其当做补品与房事时助兴之物使用,故而时间一久,很多人都忘记了它还有其他功能。不过,那都是凡俗之人的想法。我辈修士若是得了这金蝉子,自然有别的利用方法。最简单的就是每次修行运转心法之前服用一只,而后修行过程便可事半功倍,不但可大幅延长修行时间,还能提升吸收灵气的效率,实属不可多得的修行资源。”

    天佑听到这里就知道错怪玉蝉道人了。“哎,可惜弟子不知道方法,白白浪费了这么多金蝉子。好在没有全部吃光,不然就不是浪费的事情了,怕是非把自己焚化了不可。”

    “那倒不至于。”玉蝉道人道:“从你体内迸发的火焰来看,你是本身就有这样的能力的,故而如果再多吃一些,至多也就是浪费掉了这些纯阳之力而已,并不会对你本身造成什么伤害。不过此物贵重,没有全部浪费掉自然更好。”

    天佑想了想道:“原以为不过是些美食,没想到竟是这等贵重之物。仙长突然赠送弟子这样的宝物,弟子实在受之有愧。偏偏这还被弟子吃了一部分,想还都不成了!弟子实在是……”

    玉蝉道人抬手虚压,“你就不要与我客气了。若不是你,上次我便已经身死道消了。相比之你的救命之恩,这点东西算个什么?再说这也不是我自己去买的,而是别人所赠,我也不过是转增于你而已。”

    知道玉蝉道人是真心相送,天佑也就没再纠结这个,转移话题问:“玉蝉仙长回来后又接了什么大任务吗?居然还有人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正巧前些日子碧游仙子托我办了点小事,正巧有楚国宫人给她送来一批金蝉子,她便顺手送了一罐于我表示感谢。”

    “这是楚王派人送来的?”

    天佑第一反应不是这东西的来历,而是姬瑶的反应。

    天佑是姬瑶失散多年的亲儿子,就算一直没在身边,感情不像自小养大的那么真切,但怎么说也是血浓于水。金蝉子这种东西对姬瑶来说虽不能说是要多少有多少,却也不算多么难得的东西。然而,忽然得到了这么一批金蝉子,她都能随手送人当做人情,却想不起来给天佑这个亲生儿子送一份,这可就不是感情淡漠的问题了。这是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儿子当回事啊。或者说,她压根就想不到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

    尽管天佑也没真把姬瑶当母亲看待,但姬瑶的这种忽视,还是让天佑感觉心中有些不快。当然,这些是放在心里的,就算要表现出来也不可能是在玉蝉道人这儿表现出来。

    又和玉蝉道人寒暄了一阵,看看天色不早,天佑也就告辞返回了自己的洞府。

    出现在洞府外的平台上,天佑见到柒小妹正在练习枪法。一根镔铁长枪被她舞的虎虎生风,感觉力有千钧一般。每一次挥击,枪头之上都有一股白色的灵气若隐若现,只是感觉似乎后力不继,那白色的灵气团总是一闪即逝,凝而不发。

    天佑知道,那白色的其实就是罡气,只是柒小妹修为尚浅,打不出罡气风刃而已,不然她这招式威力可就吓人了。不过考虑到柒小妹接受正规训练也才几个月而已,假以时日,她的枪术绝对会非常惊人。

    “天佑。”看到天佑出现,柒小妹立刻收起了长枪。

    天佑点了下头,而后问道:“大家都回来了吗?”

    柒小妹点头。“嗯,青玄比你早一点回来,现在都在洞府里面。”

    天佑点点头,“你也跟着过来,有点东西和你们说。”

    “好的。”

    走进洞府,将分散在各处的大家召集起来,天佑又拿出了之前的金蝉子,然后给大家讲解了一下这个东西的特性,然后告诉大家每天修行之前可以服用一只。

    之前他就想着要大家分着吃来着,只是当时以为这是美味,只是给大家尝尝味道,如今看来却要当做修炼资源来用了。

    不过,让天佑没想到的是,月影听完却反对道:“不,这金蝉子既然是被阳气催熟的,那就不能大家一起吃了。”

    “这是为何?”天佑不解的问道。

    “阳气固然是好东西,却也不是所有生灵都喜欢。妖族之中有些天生阴气较重,修行过程中阴气成长过快,没有阳气调理便会阴阳失调,进而影响修为精进,故而需要时常吸食阳气来平衡体内阴阳二气。然而我等都是主人您的妖宠,有灵魂契约相连,需要阳气时会自行从主人你的身上吸收,所以已经不需要再额外补充阳气了。至于柒小妹……她是半尸之体,需要的就是阴气。这金蝉子对其他人来说是补品,对她却无异于穿肠毒药了。所以,这里能用金蝉子的,也就只有主人你自己了。”

    “是这样的吗?”天佑第一次知道居然还有这种限制。亏了没有贸然让柒小妹吃,不然岂不是害了她?好在还有月影在。

    既然只能自己吃,天佑也就没和大家继续客气了。不过作为补偿,晚上天佑亲自动手给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段时间洞府里住着的这几位已经都被天佑的做饭手艺生生征服,要不是还估计着这是她们的主人不能逾越,真是恨不能让天佑改行当专职厨师算了。

    晚餐过后众人修行的修行、练功的练功,胡青玄甚至还要完成柳媚娘专门布置的家庭作业,比天朝的学生作业都多。不过柳媚娘的作业并不是写写画画那么简单,而是基本以实践为主,所以相对来说要稍微灵活一些。

    就这样,天佑又过了几天专心修行的清闲日子。当然他也不是真的除了修行什么也没做,在此期间他还故意抽空从姬瑶那里过了一趟。当然他自己没有露面,而是让赵全给他安排了两个信得过的杂役帮忙去打探的消息。

    本来天佑只是想要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结果打探之后反而更后悔了。根据那俩杂役从侍候姬瑶的侍女那里打探到的消息,姬瑶确实得到了不少楚王命人送来的金蝉子。而且她不但送了玉蝉道人,甚至连身边的侍女都每人得到了一只,各别讨喜的甚至得到了两三只。至于姬瑶那个宝贝徒弟楚非凡,更是拿着金蝉子当零食在吃。

    这东西虽然阳气过盛,但也不是真的只能每天一只,而是根据各人修为的不同适应力略有不同。像是楚非凡这种修为的,只要不是连着吃,一般一天三五只都是可以承受的。而他也确实就是这么做的。

    然而知道了这些之后天佑就更生气了。姬瑶拿金蝉子送人,还打赏下人,更是让她那宝贝徒弟当零食吃。结果自己这个亲儿子却问都不问一声,这实在是让天佑感觉心里有点堵得慌。

    不过,天佑的坏心情也就持续了一小会就被他自己平息了,因为他也知道,自己和姬瑶的母子关系也就仅限于血缘上的那点联系了。而且姬瑶本身就是修士,不能按普通人的思想揣度,亲情淡漠是修士们的普遍现象,倒也不算太奇怪。

    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天佑的心情也就回复了正常,毕竟本身他也没把姬瑶当亲妈看待。不过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有别的事情吸引了天佑的注意力。

    就在天佑回到紫霄宫的第七天晚上,振远上仙一行忽然集体返回了紫霄宫。

    就像离开的时候一样,掌门他们并未通知门内弟子,只是交代了留守的仙长而已,因此他们的返回也没有引起任何的波动,甚至很多门人都不知道紫霄宫的高端战力曾一度集体出行过。

    作为当事人,天佑自然不可能被忽略过去。振远上仙他们回来之后立刻就把天佑叫到了紫霄峰上的大殿中,除了当时在楚国边境地区碰到的那些位仙长,似乎现场还多了好几十个人,感觉整个大殿之中站了怕不是能有上百人。好在紫霄殿规模不小,这么些人居然也不觉得拥挤。

    “你再把当日的情况说明一下,任何细节都不要漏掉,哪怕是你的想法和猜测都可以说出来。”掌门很认真的对天佑说道,而周围则是百多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天佑。

    若是换个弟子,此时多半已经紧张的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然而天佑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压力。一方面是因为他和紫霄宫的这帮大佬们关系都算不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作为穿越者,天佑的心态天生就要好于土生土长的神洲大陆人。

    “那日……”天佑就这样当着一众紫霄宫大佬的面,详细而认真的将那天发生的事情缓缓道来。他的心中没有丝毫的紧张,要说的内容也是清晰无比你,但他却还是故意做出了许多的停顿,让人感觉他在边说边想一样。

    事实上如果是几天前,天佑还真的就只能是边想边说了。但现在可就不同了。如果说这么多天他都还没编出一套合情合理的说辞,那还不如以后直接改名叫穿越者之耻算了。如今故意做出的停顿,不过是天佑在伪装自己预编的说辞而已。甚至于,他还准备了三套略有不同的说辞。

    这三套说辞所说的内容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表达方式却略有差异。提前准备这个也是为了防止掌门他们反复询问从而发现破绽,因为正常人是不可能用完全相同的语句去描述自己的回忆的。人记住的是事情,而不是一段文字,当有人问起那段回忆,我们只能用语言去描述那段内容,所以每次的叙述都可能出现微小的差异。但所说的内容一般是不会有变化的。

    天佑就是在模拟这种记忆的特性,因而故意准备了三套内容一样说法不同的叙述,这样哪怕是再怎么精明的人也不可能发现他的破绽了。

    当然,天佑说的大部分都是实情。真正有改动的只是沧冥与他的互动那部分,而且天佑还故意将那个差点对自己动手的佛门弟子也给穿插了进去。不是说他直接与沧冥接触,而是说成有佛门中人第一时间靠近了他们所在位置,并干扰了沧冥,使其分心,这才让他逃了出来。

    这段内容种佛门中人并未真的出现,因此即便有人去找佛门中人挨个询问,也不可能发现破绽。而且,佛门中人当时也确实出现在了附近,所以就算真有人去问这个事情,那些佛门中人自己可能都无法确认当时是不是他们自己惊扰到了沧冥。反正天佑说的这套内容基本上就是无头悬案,除非他们能找着沧冥让他协助证明,否则就根本别想找出天佑话中的破绽。

    听完了天佑的叙述,一群紫霄宫大佬们立刻就开始激烈的讨论了起来,而天佑也被晾在了一边。他们甚至都没想起来让他先下去等着,而是就这么自顾自的讨论了起来。

    虽然天佑觉的大佬们的讨论内容似乎不是自己应该听的,但也没人让他离开,天佑也就只能站在那里顺耳听着了。

    很意外,大佬们讨论的内容居然不是沧冥的去向和如何解决这个事情,而是另外一个方向。这事说来也和沧冥有关,但主要问题不在沧冥这儿,而是紫霄宫的大佬们觉的沧冥的复苏并不是意外。而且他们居然认为这是佛门在暗中动了手脚,所以才致使沉寂千年的妖骸发生妖灵复生。

    对于这个判断,一众仙长们似乎还不是完全靠猜的,他们竟然真的有不少证据。其中一位身高10尺开外,双眼鼓凸皮肤发青,像恶鬼多过像人的仙长听别的仙长不信便站出来说道:“我有证据。”

    这一句话立刻让众人安静了下来,目光也全部集中了过去。

    看到大家都望着自己,那位仙长狴立刻便继续说道:“在出事之前,坠落天堂周边就曾多次捕获过佛门培养的护法神兽。”

    “呸,什么护法神兽,不就是妖宠吗。”一位看起来挺愤青的仙长不屑道。

    那位说有证据的仙长没有被干扰,而是继续道:“以前佛门就曾多次对坠落天堂进行过刺探,但我们防守极严,一直也没让他们得到机会。这些年那帮秃驴却换了花样,不派自己人过来,而是让妖物前来打探。最近的一次,我们甚至是在坠落天堂的内部发现了佛门护法神兽,而根据当时捕获时那只妖物的前进方向来看,它当时并不是刚刚进入,而是正要离开。”

    “但这也只能证明有佛门势力渗透进来了,不代表他们有能力复活一头千年大妖啊。”有仙长立刻反对。

    其他仙长中则马上有人站出来反驳。“他们能进来,就能做很多事情。而且那只被发现的妖物也未必就是唯一的一只。在暗地里,因该还有我们没抓到的佛门妖宠混入过坠落天堂。”

    这位仙长的话让众人都陷入了沉默,好一会,才听到天妃开口道:“坠落天堂面积如此之大,我们又不可能真的在每一寸边界上都安排人防守。单靠幻阵与防护法阵只能阻挡一些普通修为的修士进入。若是佛门精锐,协助一两只小体型的妖物在我们的结界上开个窟窿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所以你是赞同高明的判断是吗?”掌门问道。

    天妃毫不犹豫的点头。“妖灵复生要求极其苛刻,事后我曾检查过那处地方,根本不符合要求。”

    “所以说,那只狼妖根本就不是自然发生的妖灵复生,而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个长的像恶鬼的仙长再次道。

    掌门看向那恶鬼一样的仙长,想了一会儿问道:“被抓住的佛门妖宠你可有让人检查其神魂榨取情报?”

    那仙长立刻跪下请罪道:“掌门恕罪。那些佛门秃驴实在可恶,一旦发现妖宠被抓,便会立刻以灵魂契约绞碎妖宠神魂,我等实在是无能为力。”

    掌门摆了下手,“高明你起来。这事不是你们的责任,都是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太过狡猾。”

    “谢掌门宽恕。”那突眼仙长谢恩后就站了起来,“不过掌门,虽然那些秃驴毁了妖宠的神魂,我们倒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那又有些什么收货呢?”

    “目前只发现了这个。”那仙长从身上取出了一方白色的丝帕,展开递了上去。

    天妃过去接过打开看了一下,立刻认出了这是什么。

    “缚灵草?”

    “是。”那仙长道:“这是从一只佛门妖宠的嘴里抢下来的,被发现时对方试图将其嚼碎咽下去,但被我们制止了。随后那妖物的神魂就没了,我们也没能搞清对方的目的。不过现在结合那狼妖复生的事情,一切线索便也就穿起来了。”

    上座的掌门点着头。“你这证据倒也确实无可辩驳。”说着他又看向其他人问:“佛门欺我至此,我仙门又该如何应对呢?”

    “佛门这些年一直在不断的释放我们封印在各地的妖族余孽,前年更是在唐国放出了地狱魔龙,若不是唐国方面处置及时,险些就要酿成大祸。”

    说话的仙长天佑不认识,但这话中的信息却是让他惊讶不已。如果地狱魔龙不是大白菜一样遍地都是的话,那这位仙长所说的地狱魔龙很可能就是天佑手里的那枚灵器法珠的本体。当时天佑答应帮忙解决那只灵骑的问题,还曾专门收集过相关情报,知道那灵骑的本体就是一条地狱魔龙。而唐国最初也并不是想着要用地狱魔龙炼制灵骑法珠来坑秦国的,毕竟这个成本和收益的差距实在太大。

    当时之所以会发生那次外交事件,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地狱魔龙太过强悍。唐国虽然发现及时,趁着对方未完全解封的状态将其重新制服,但最终却还是没能完全压制住那条地狱魔龙,故而才在无奈之下使用了灵骑法珠的炼制办法将其封印。至于之后的赠送灵骑羞辱秦国的事情,那不过是因为事情依然如此而采取的顺水推舟之事。毕竟当时那地狱魔龙的妖魂其实已经算是报废了,留着也无大用,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现在天佑突然听到这种消息,心里还是感觉挺奇妙的。没想到自己的灵骑居然来历这么复杂。

    天佑竖着耳朵在那听着,那位仙长则还在继续。

    “既然佛门做了初一,那就莫怪我们做十五。之前那个掌门不愿实行的方案,我看现在也不必再有所顾忌了吧?”

    那位仙长没有说具体方案内容,但周围仙长显然都是知道的。

    掌门那边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用眼神扫了一遍下面的诸位仙长,最后还是一点头道:“那么,我宣布,之前的那条计划,现在开始就可以执行了。佛门已经跨过了那条底线,我们也就不必再有所保留了。天宫,必将在我们手中重铸。”
海南飞鱼QQ群 十一选五河北开奖结果 北京pk10骗局 时时彩后三组三规律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吧?
河南快开彩票 北京赛车开奖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
天天彩选4走势图200 黑龙江十一选五显示图 北京快乐8网易 河北快3网上购买 四川快乐12开奖直播
免费重庆时时彩软件 大乐透计算器 双色球2016025开奖结果 河北快3开奖结果时间 深圳风采20180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