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李灼楠觉得现在寄人篱下,就算不能笑脸迎人,也应该和表面上的所有者搞好关系,至少不要弄得太僵。

    但枫姬的护卫死去后,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保持对那个所有者的好感了。

    安川绸曾经奉枫姬的命令去截杀她,但在她死后,李灼楠心里的那一点芥蒂早就消失,只剩悲哀。

    为效忠而生,因效忠而死。

    这是护卫的命运,那么自己呢?算算时间,傲茵应该已经完成换代了,为什么还不出现?

    大概本身不擅长思考这种深奥问题,李灼楠没过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时,天边的两个太阳都已经西斜。

    天色傍晚,但这个星球的日照时间很长,她看了一眼床头悬浮星空造型的闹钟,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有点饿了……”李灼楠托着略为突出的小腹翻身下床,动作失去了平日的灵活。

    虽然这个外星混血孩子在她身体里就像死了一般,从诞生开始就没有任何征兆,安安静静的完全像棵植物,李灼楠也在不自觉的保护它。

    奇妙的母性本能,就是不知道傲茵有没有了。

    李灼楠一边想着名义上的孩子他爸,一边慢腾腾的往餐厅挪去。枫姬基本不会随意打扰人类,给予她最大的自由,走廊里空空荡荡,每一个角落却隐藏着摄像头,暗地里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人类的一举一动。

    李灼楠加快脚步。

    夜族的进食场所一向很大,这个餐厅从前是枫姬专属,但自从人类搬进来后就转移了使用权。李灼楠的饭量再大也不如夜族能吃,所以一张五米的加长餐桌通常只使用不到三分之一。

    今天却不一样。

    枫姬的宫殿外表风格古典,内部却处处彰显着星球最高科技。餐厅的电子门在扫描巩膜验证身份后无声开启,露出内部严阵以待的工作人员。

    还有坐在首位的枫姬陛下,和摆的满满当当的长餐桌。

    “今天怎么晚了两个小时?”枫姬不悦的开口,显然已经等了她很久,却没有碰面前的任何食物。

    李灼楠被这种质问一般的语气逼得心烦意乱,一声不吭的重重坐在对面。

    “为什么不说话?”枫姬不依不饶的执着追问,举起盛满红酒的水晶杯。

    李灼楠用餐叉戳了一块牛排,听见她的声音,再饿也失去胃口。

    枫姬用翠色眼瞳紧盯她停顿的动作:“用绝食来向我表达反抗的决心吗?我听说地球人已经极其罕见,说不定早就灭亡了……那么你负担的就是两个种族的未来,必须拿出相应的觉悟!夜族需要的食物热量非同一般,你这样下去……”

    亲王陛下难得唠叨起来,而且喋喋不休没有停止的架势。

    或许孕妇身体里多了一个人,脾气也是两个人的脾气,李灼楠本来没有绝食的打算,环视周围的侍从却改了主意。

    “你为我准备餐点。”她平静的声音回荡在空间里,“由夜族亲王为我布置的一顿晚宴,我一定胃口大开。”

    亲王不愧御下有方,说出这样带着大不敬的挑衅言论后,在陛下并未许可时,居然没有一个侍从出来呵斥人类!

    只是正在做的事通通一顿,各色鲜艳的眼瞳不善地盯着异族。

    李灼楠紧张的捏住餐布一角。完了,她离“和所有者搞好关系”的目标越来越远了……

    但枫姬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所有侍从紧张起来!

    轻飘飘的离开座位,认真的用银纹瓷盘取出一块涂抹酱汁的烤深海鱼,把圆白菜一样的配菜挑了出去。

    “请用。”枫姬俯身将银盘放在她面前,堪称恭敬的行了宫廷礼。

    “咔咔咔……”

    一连串眼珠脱眶下巴落地的声音。

    作为帝国三亲王之一的陛下,哪怕见到其他亲王也不过点头了事,帝国迄今为止还活着的夜族,根本没有人见过她低头的样子!

    李灼楠想吃这种烤鱼,只是因为离得远才选了别的。枫姬小小的身体看上去非常柔软,做事时让人有种欺负孩子的错觉……

    “……为什么?”李灼楠嘟囔。

    枫姬听见了她的自言自语,踮起脚在餐桌旁盛汤询问:“已经按照你的喜好做了处理,还是不合胃口吗?我看过你在宫殿内所有的进食录像,你在我的宫殿进食217餐,球茎类蔬菜只吃过7次,叶类蔬菜高达92次,甜点糖分控制在3%时,有60%的几率会吃第二块。”

    “不,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李灼楠慌乱的喝了一口她端来的汤,当做态度放软的标志。

    枫姬一本正经道:“为了种族,我可以牺牲一切。”

    李灼楠看着她笃定的样子,没忍住点头:“对,同样包括你的护卫。”

    不同晶核进入身体后经过漫长的时间,会逐渐融为一体。夜族在第二颗母星同族相残时互相吞吃的晶核已经融为一体,但时间短如安川绸和傲茵那样的,体内那颗晶核却还独立存在。

    枫姬给安川绸吃了很多末等子爵的细碎晶核,就好像砂砾进入蚌肉里,磨得心脏生痛,只能祈祷它某一天化成珍珠。

    然而珍珠未成形前,母蚌死去,采珠人不会悲伤。

    枫姬想了一阵,高傲的回到主位坐下:“你讨厌我,却以为傲茵就是好人……地球人真是有趣。”

    李灼楠闷头吃饭,拒绝和外星人有其他方面的交流。

    然而枫姬的这顿饭吃到一半却被紧急联络打断,娇小的亲王放下刀叉匆匆离开,留下沉默的侍从继续照顾李灼楠。

    亲王陛下一向很忙,夜族本来就少的可怜的睡眠时间也压缩到趋近于零。

    李灼楠默默注视她的背影,直到枫红色长发从视线里消失。宫殿之外的地方已经动荡一片,眼前不过是暂时的平静。因为特殊药剂失去晶核的夜族数不胜数,亲王与公爵处于安全考虑,已经将食量压缩到了最低。

    那么傲茵呢?换代是否顺利?

    李灼楠心不在焉的结束晚餐,打算回去继续休息时,安静了很久的个人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枫姬没有明确阻拦她与外界联络,人类没什么朋友也不会主动找谁,所以通讯器始终不声不响,让人以为它坏了。

    “……喂?”李灼楠颇为意外的按下接听键。

    “谢天谢地,大乐透模拟摇奖器:终于能联系上你了!”另一边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激动。

    “——加西娅?!”李灼楠正在吃亲王陛下准备的各种营养药片,听出对方是谁后差点噎住。

    “疯了!外面的世界已经疯了!所有高层的奈维尔人都在接受残酷的审查,不断有平民遭到怀疑后被直接处死……我已经联系你好几次了!枫姬陛下恐怕不想让你知道这些,还是入侵了宫殿系统才……”

    加西娅慌乱恐惧的说了一连串话,杂乱的背景音中当啷一声,像是因为颤抖碰倒了什么东西。

    李灼楠手里的营养片悉数掉在地上,心脏砰砰直跳:“你慢点说!什么疯了?你现在怎么样?”

    通讯那头加希娅剧烈的喘息渐渐拉远,有人从她手里抢过通讯器放在唇边。

    红冽提问的声音还算理智:“你这几天,没有看社会新闻吗?”

    “看了……但宫殿内一切能接收的频道都经过严格筛选……”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信息干扰人类心情,光脑内只允许出现自然风光纪录片,或者有利于胎教的低智商娱乐片,因为听说地球人见不到配偶会下意识低落,偶尔也让她看几眼有傲茵出现的镜头,连社会新闻也是报喜不报忧,奈维尔星一片和谐盛世。

    李灼楠知道外面的世界没那么安稳,但不清楚糟糕到了这种地步。

    “以枫姬为首的保守派夜族,正在疯狂清理星球上所有高层奈维尔人,科研院现存的平民科学家数量已不足5%,大约七成的人被举族流放至荒星。”

    李灼楠敏锐的察觉到她在避重就轻,追问:“加希娅刚才说的被处死,是什么意思?夜族开始攻击奈维尔人了吗!”

    “……来自军部的消息,清缴巫帕族时战士们收到的命令是一旦查明格杀勿论,因为元老会逼得很急,所以出现了几起误杀事件……”

    李灼楠立在空旷的卧室里轻声说:“你们真是疯了……”

    “不,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红冽带着对平民处境的冷漠补充,“事实是,巫帕族的势力已经渗透进整个帝国,夜族岌岌可危,失去晶核的族人数量增加到三成,而且……出现了我族为争夺晶核互相攻击的恶劣事件。”

    “把通讯器给我!”一贯不会和侍卫长对着干的加希娅,突然愤怒地夺回了光脑,“人类,听我说!贵族和平民的矛盾彻底激化,我已经被赶出公爵府了,但外面到处都不安全,持械的军队盘问平民……”

    “傲茵呢?!她没有插手这件事吗?七公爵都有议政权,其他的公爵呢?波伊卡呢?!”李灼楠捏紧拳头问出一连串话。

    局势居然恶劣到这种程度,怪不得枫姬什么都不说!

    “傲茵大人……”加希娅蓦地语塞,连呼吸也一并顿住,“她完成了换代,非常顺利,还是像以前那样漂亮又迷人,但她把换代前的事情都忘掉了。不,似乎还保留着一部分很不好的记忆。”

    听筒里,传来红冽悲哀到平静的声音——

    “殿下,向枫姬亲王宣战了。”

    ……

    “——这是叛族行为!”

    会议室里,枫姬拍案而起。

    尽管她的个子只比会议桌高一点,但存在感十足,让满座的参谋人员全部屏住呼吸。

    毕竟这时候不喘气或许还能活着,冒犯了气头上的亲王陛下却一定会死。

    枫姬手边,一枚银质圆形徽章随着震动弹跳,硬币大小,做工精致。

    这种普通银材料在钻石都能量产的奈维尔星并不值钱,可因为打造成了徽章而价值千金。

    夜族以一人为一族,这是人手一块且各不相同的族徽。

    枫姬旁边的,是来自七公爵之傲茵的族徽。

    傲茵在完成换代后第一件事,就是退回了三亲王亲自授予每一位夜族的族徽。

    含义不言而喻,她不打算作为夜族继续生存,只差把宣战两个字刻在星球上。

    什么都忘了,却偏偏记得在被抓去做实验了么……

    枫姬冷笑着环视会议室中战战兢兢的部下,突然觉得没意思,垂头打量那枚无辜的族徽。

    硬币大小的表面上刻印着古怪的团,那是扭曲缠绕,如藤蔓一般的变形花体字。

    ——rol。

    “傲茵·冯·贝克维萨……无法掌控之风……”枫姬将族徽握在掌心,感受着表面细致的纹路,喃喃自语,“我无法掌控的东西,难道不应该消失吗?”
河南高考选校预测 好日子心水论坛 广东26选5单双 免费大公开二肖中特 河南快三app下载
广东11选5预测 甘肃卫视现场直播 辽宁12选5走势图 快三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天际六合心水论坛
今天广东36选7开奖号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 江苏快3一定牛开奖结果 体彩11选五 双色球4+1
香港赛马会。 北京赛车pk10单双倍投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今 二肖中特期期100准肖 平特一肖大公开免费平特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