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沛奕然的一天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沛医生的一天

    【7:00am】

    沛奕然醒了。

    在一片静谧中她突然睁开眼睛,大乐透模拟摇奖器:就好像一尊精致的石膏像突然长出了一双眼睛。

    石膏像抬手在床头摸了摸摸到了一副眼镜戴上,然后打开了手边的广播,伴随着女主播清越的声音,去厕所洗漱了。

    【7:30am】

    沛奕然下楼的时候薄复戎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这个家会由一个小学生来做早餐,绝不是因为养母虐待养子,而是因为母亲做出来的饭菜堪称是一种虐待。

    自从薄复戎能拿住锅铲以后,他就开始学着做菜,如今已经相当像模像样,有时候甚至还会自己研究新餐谱。

    今天早上的早饭是菠萝炒饭,沛奕然背古怪的配色看的犹豫了一下,吃了一口之后却觉得非常好吃,于是愉快地开始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她先送薄复戎去学校,然后赶去医院上班。

    今天没有迷路,幸运的开始。

    【11:30am】

    早上的班结束了,但是因为手头上还有病人,沛奕然没办法立刻离开。

    她刚刚把一个说了明明不能吃东西的病人骂了个狗血喷头,下一个就来跟她说,手术的伤口因为乱动绷了线。

    好不容易解决掉手头所有的病人的时候,饭点已经再次过去了。

    不过她也已经习惯,还是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去食堂吃特意叫厨师留给她的饭菜。

    但是她走到半路的时候,遇见了关鸠。

    关鸠冲过来抓住她的手,说:“沛沛沛沛沛奕然,你这儿给我躲一躲。”

    沛奕然茫然地盯了她一会儿,说:“你谁?”

    【03:25pm】

    “你又得罪阿彰了么。”沛奕然带着关鸠这么条小尾巴在食堂吃了饭,一边在医院例行迷路的时候,一边这样问。

    关鸠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不止——医生你又走错路了,这边应该上楼梯了。”

    “哦——那还有谁?”

    关鸠一脸悲苦:“还有个小姑娘,勾搭她的不是我啊,是我的第二人格好不好。”

    沛奕然点了点头,又问:“你的病好点了么?”

    “稳定期,只要不要碰到特别紧张的事就行——所以我说,薄复彰在这样追着打我,我肯定又要紧张,那那个时候不是又要发生我们都不想的事情了?”关鸠目光恳切地看着沛奕然,“所以医生,下次你见到伯父,要替我说说话。”

    沛奕然说:“你怎么叫她伯父了。”

    “如意不是这么叫的嘛。”

    “我以为这是她们之间的爱称。”

    关鸠:“……真的假的,这么难听的爱称。”

    沛奕然搞不懂:“知道难听你怎么还叫?”

    关鸠眨了眨眼睛:“希望看见她不爽啊,难道你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么?”

    沛奕然突然明白,为什么关鸠总是会挨揍了。

    【4:30pm】

    “你什么时候下班?”在沛奕然的办公室躲了一个小时的关鸠,开始活跃起来。

    “五点半。”沛奕然说。

    关鸠大吃一惊:“那么准确?我还以为医生的时间都是不准的呢。”

    沛奕然露出纳闷的神情:“只要是一份职业,当然有准确的时间表,难道做警察没有规定工时么?”

    关鸠坐在折叠椅上,脱了鞋将双脚踩在椅子的边缘,抱膝坐着露出回忆的神色:“好像是有的,不过说加班就加班了,谁能分得清。”

    沛奕然便感叹:“警察也真辛苦呢,那你现在辞职了么?”

    关鸠摇头:“没有,是带薪休假。”

    沛奕然惊讶:“我以为你病情反复之后便会被革职。”

    关鸠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主要是,现在的工作调动档案啊什么的都是在网上完成的,所以,我偷偷改了一下。”

    沛奕然:“……”

    “我得有一份工作啊,不然我妈会逼我相亲。”

    “……你妈?”听见这个名词,沛奕然有点吃惊,她总觉得她们这一波人,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是的,你是不知道我妈这个人有多烦……”

    【5:30pm】

    大约就关鸠她妈有多烦这个话题聊了一个钟头之后,沛奕然准备收拾东西下班。

    今天下午没碰上什么奇怪的病人,真是太好了。

    这么想着,办公室的门被“嘭”地打开了。

    关鸠下一秒从椅子上翻身而下,一把抓住沛奕然的手臂,然后躲到了她的身后。

    薄复彰笑道:“你果然在这啊。”

    沛奕然有些头疼,在奇怪的病人中也算特别奇怪的一个,似乎出现了。

    关鸠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过来,上次的仇你已经报了吧。”

    薄复彰想了片刻,先是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随后笑起来,神色撩人道:“可是上次我在心里做的决定是,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啊。”

    关鸠:“……”

    沛奕然咳嗽了两下,妄图吸引一下两人的注意力,不过显然是徒劳的。

    关鸠在下一秒夺窗而逃,而薄复彰立刻跟了上去,在快靠近窗户的时候薄复彰几乎就要抓住关鸠,然而关鸠抓着窗帘拐了个弯,擦着薄复彰转而往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然而就在她脸上露出逃出生天的笑容之时,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人,把门给关上了。

    关鸠的脸上顿时露出更严重的惊吓,再一次窜到了沛奕然的身边。

    沛奕然的眼睛划过门口那个关了门的白皮肤的姑娘,最后将目光停在窗口。

    因为玻璃窗外面那个有些残念地往里面看的姑娘,长得有点……眼熟。

    能到沛奕然觉得眼熟的程度可是不容易的,她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觉得这个人只能是——阿彰的女朋友了。

    她想着是不是应该让阿彰的女朋友走进来,就听见躲在她身后的关鸠说:“沛医生,你一定要救我!”

    沛奕然感到有些为难。

    她觉得她实在手无缚鸡之力,并没有什么救人的力量。

    更何况,不说薄复彰,沛奕然并不觉得门口的小姑娘有流露什么恶意。

    对方甚至在关鸠说出这句话之后露出了有些难过的神色,并开口道:“我只是希望能和你一起吃一顿饭而已,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呢?”

    关鸠一脸绝望:“宋若瑾你他妈也把堵了我家门炸了我车抢了我包的事也一起说了啊。”

    宋若瑾神情惊讶:“有这样的事么?我完全不知情啊。”

    她面带痛惜道:“我一定会回去问问是怎么回事的。”

    沛奕然围观着这一幕闹剧,感觉到莫名其妙。

    这人是谁哦?

    这时候,她看见薄复彰的女朋友在外面敲了敲窗户,用口型道:“我,能,进,去,么。”

    沛奕然正想对薄复彰说“你女朋友在外面”,薄复彰从窗户的位置走到门口,拨开宋若瑾打开了门。

    说时迟那时快,关鸠一阵风似的从沛奕然身后跑开,直接跑到窗口,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沛奕然微微皱眉。

    她知道对于她们来说,从三楼跳下去之类的算是小事一桩,但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看见刚打开了门的薄复彰,也立刻想要往窗户外面跳,幸而俞益茹已经跑进来,把她拉住了。

    “医院那么多人,别做这种事啊。”对方神情紧张。

    沛奕然在心中暗自点头,看来这世界上还是有一个清醒的人的。

    被阻拦之后,薄复彰居然真的没有跳下去,只是转身抱住俞益茹,双手搭在对方的肩头,将身体靠在对上身上道:“哎呀,又被她逃跑了,不开心。”

    俞益茹拍着薄复彰的手臂,示意她快点站直。

    门口的宋若瑾黑着脸咬着嘴唇接了个电话,很快脸色变得更黑,气冲冲挂了电话,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沛奕然还是在想:所以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她眼光微转,又看见薄复彰抱了俞益茹将脸埋在对方的颈窝蹭着撒娇,而俞益茹不断地推搡。

    俞益茹道:“别这样了啦,事情既然做完了,就快走啊。”

    薄复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不,关鸠的余款还没有打过来。”

    俞益茹面露担心:“她不会打不了余款吧,她被宋若瑾追赶到了都来找你帮忙的程度,真的还有钱么?”

    薄复彰面带微笑:“她不敢的。”

    下一秒,手机“叮咚”一声,薄复彰瞄了一眼,说:“打进来了,看来还真的成功逃脱了。”

    沛奕然听了两人的对话,好奇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俞益茹便解释了一下,原来这一回薄复彰完全没有想要揍关鸠的意思,只不过是关鸠被宋若瑾追的走投无路了,便来求薄复彰帮她摆脱宋若瑾,于是薄复彰便装作同样“追杀”关鸠的样子,破坏掉了宋若瑾的好几个布置,让关鸠成功逃跑了。

    沛奕然听的暗自点头,问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宋若瑾是谁?”

    俞益茹:“是……算了这对你不重要啦,沛医生,你还不下班么?”

    沛奕然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如果还不回去,就要自己做晚饭了……

    【7:00pm】

    沛奕然吃完了晚饭,突然想起什么,对薄复戎说:“我今天见到了阿彰。”

    正准备收拾碗筷上楼的薄复戎动作一顿,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来:“她又在做什么神经病的事情了?”

    沛奕然回想了一下:“也没什么,还是在做她的工作。”

    薄复戎嗤笑:“不正经的工作。”

    沛奕然觉得自己似乎是疏忽了薄复戎的心理状况,为什么最近对方说话好像越来越嘲讽了?

    于是她正经了神色,道:“复戎,你最近有和朋友好好相处么?上个月来过我们家的那个小姑娘,怎么没有再来呢?”

    薄复戎抬起头来,无奈道:“上个星期来的和上个月来的是同一个人,妈。”

    ——今天的沛奕然依然没办法给孩子以合适的教育。

    【9:00pm】

    沛奕然收到俞益茹的电话。

    俞益茹在电话那头不好意思地说:“今天突然闯到医院去,实在不好意思——伯父,快来道歉……所以不是让你钻到我怀里啊,快来道歉!道歉啊手机都在你嘴边了……”

    沛奕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一种谜之冲击。

    她不知道这种冲击到底是什么,只是一时之间有种大脑停摆,血气上涌的感觉。

    耳边终于传来薄复彰的声音:“好啦,以后会提前通知一下的……不过其实通不通知都一样的,如意,你要更相信我啊……”

    对边又打闹起来。

    沛奕然拿着手机听着。

    半晌,她再一次听到俞益茹的声音:“别、别这样,糟糕,手机还接通着……”

    声音中开始带上喘息:“那那沛医生,改天聊,再见。”

    电话被挂断了。

    沛奕然默默地把手机拿到了一边。

    她面对着电脑,电脑的灯光洒在她的脸上,她莫名觉得眼前的医疗文献有些索然无味。

    于是她多看了两行——哦?有了这种新发现?

    她很快忘记了先前的感受,投入了知识的海洋。

    【11:00pm】

    沛奕然从浴室出来。

    刚吹干的头发蓬松地垂在脸颊边上,苍白的肌肤因为蒸汽多了丝血色,出了浴室后却很快褪去。

    她最后一次用手机确定了一下没有新邮件和新信息,更新了所有的手机软件,然后心满意足地关机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

    她躺在床上,关灯闭上了眼睛。

    很快呼吸渐渐均匀淡去,月光从窗户的缝隙钻入,洒在她苍白如纸的面容之上。

    ——就好像一尊精致的石膏像。
深圳风采开奖信息 十一选五公式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22选5预测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计划 新疆风采35选7开奖号 江苏福彩 三码中特全免费 11选5 直播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连码三中三玩法介绍 透码有一连八数打一肖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11选五
平特肖论坛 山东新11选5 同位杀肖 黑龙江6 1开奖 128期天财猫报六合资料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