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五个月后的皇城,春暖花开,一片祥和的景象。

    皇宫里,张灯结彩,处处透着喜气。

    勤勉的复颜妤这一天破例没有早朝,五皇子李铭薄的大婚,满朝文武自然是能够理解。

    一大早复颜妤就醒了过来,穿好礼服在寝殿里来回不停的走动着。

    “来吃早饭吧!看你都走了大半个时辰了,你不累我眼睛都花了”苏慕芷和秋韵一起把粥、面和一些小菜摆在台子上,“你紧张的好像今天你成亲一般。”

    “真的我成亲就不紧张了”复颜妤随口答道,惹来一阵轻笑。

    “诶,你们笑什么?”复颜妤拉了下袍子,坐了下来,指了指站在门口的丫鬟道:“你给朕说说,这个可笑吗?”

    “奴婢不敢笑皇上”见复颜妤这么问,丫鬟一下子紧张起来。

    “小花,不要理她”苏慕芷拉起跪在地上的小花,“皇上和你开玩笑呢!”

    “谢皇上”小花从地上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到门口,再不敢有任何的表情。

    “你看看你”苏慕芷指指复颜妤,“把丫头们都吓坏了,看以后谁来伺候你。”

    “没有吓,不是说咱们澜和苑里可以不要那么严肃嘛!”复颜妤为了苏慕芷生活的自由一些,特意下了规矩,凡事在澜和苑里一切礼仪都可以从简,所以复颜妤也从来不会在苏慕芷的面前自称“朕”,在澜和苑里也无需行跪拜之礼。

    “虽然这样说,可你到底还是皇帝的身份,你声音一大或者语气一重她们还是会害怕。”

    复颜妤耸了耸肩,也是无奈,毕竟身份在那里。

    早饭过后,又吃了一盏茶,才有太监匆匆来报,说是李铭薄已经准备去迎亲了。

    复颜妤急急整了整衣衫,看着铜镜前自己和苏慕芷富家子弟的装扮两个人都不由笑了出来。为了这次李铭薄成亲,复颜妤特意送了座宅子给李铭薄当府邸,还赐封李铭薄为廉亲王。

    “走吧!”复颜妤握着苏慕芷的手,在太监的带领下坐上了一辆马车,一路从皇宫朝着亲王府而去。

    廉亲王府门口大红灯笼高挂,一对石狮子身上也披着红彩绸,早有人等在门口迎接皇帝的到来。

    皇帝行事低调,知道此行的人并不多,所以当亲王府的总管和阖府的人要给复颜妤行礼也被阻止了,“今儿个我只是五哥的妹妹,大乐透模拟摇奖器:不是什么皇帝,大家不要太多的礼节,免得扫了兴。”

    “这……”总管有些为难,亲王去迎亲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的招待皇帝。

    “听皇上的吧,没错。”秋韵大概能了解总管的心情,在一旁解释着复颜妤的话。

    “诶,谢万岁,今儿个老奴就逾越了,还望皇上谅解!”说罢,总管引着复颜妤一行朝正堂而去。

    李铭薄一袭白衣,胸口戴一朵大红的花球,骑在一匹白马上,仪仗开道、八抬大轿,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上官家的才女嫁给廉亲王,真是郎才女貌”一位路人感叹着,引来旁人的一致同意。

    “是啊,听说廉亲王年轻有为,是皇帝的得力助手,看来咱们大堂今后有的就是好日子啊!”

    “就是就是,今后廉亲王有上官姑娘的帮助更加是如虎添翼……”

    路人的话七七八八,李铭薄多多少少都能够听到,原本因为紧张而绷紧的一张脸也因为这些话而慢慢的缓和下来。

    廉亲王府离着上官府并不远,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已经到了上官府的门口。李铭薄下马,对着站在门口的岳父岳母行了礼。

    上官一家对于这个女婿可以说是相当的满意,虽然上官夫人有些舍不得女儿,但是看到女婿不仅一表人才,更是国家栋梁,虽有不舍但是还是十分的欢喜。

    上官锦儿早已经打扮好了坐在自己的闺房之内,在李铭薄下马之时喜婆早就前去报喜了。

    不多时,在喜婆的搀扶下,上官锦儿款款而来。

    复颜妤在廉亲王府的正堂不时的朝外面张望,“怎么还不来?”

    苏慕芷和秋韵掩嘴而笑,也不去管复颜妤,两个人吃着圆桌上的茶,聊着家常。

    见两人不理自己,复颜妤干脆走了过来,“诶,你们到是和我说说话啊!”

    “呐,吃些花生”苏慕芷把剥好的花生米放进复颜妤的手中,又继续着和秋韵的话。

    “诶”复颜妤伸了伸手,想想干脆自己走到门边坐到了门槛上。

    苏慕芷余光一瞟,看到复颜妤居然坐到了门槛上,立刻起身把复颜妤拉了起来,“到底是皇帝,就算免了礼节可也不能坐门槛上啊,这像什么话。”

    复颜妤一脸委屈的在苏慕芷的身上蹭了蹭,“你们都不理我。”

    “好了好了,算算时候也该来了,你快点整理下衣裳,别等会让上官家的仆人看笑话了。”苏慕芷笑着用手帕掸了掸复颜妤身上的灰尘,就在这个时候有仆人来报,说是李铭薄迎亲已经快到大门口了。

    复颜妤拉着苏慕芷的手,快步朝大门而去。

    震耳的鞭炮声伴随着锣鼓声,复颜妤在苏慕芷的身后捂着她的耳朵,看着从远处而来的李铭薄,眼前的一切似乎和某日的场景重叠,映在复颜妤的眼中感慨万千。

    “我们进去吧!”复颜妤在苏慕芷的耳边说着,怕是等会李铭薄见到自己会脑子一根筋的要求行跪拜之礼。

    “嗯”苏慕芷任由复颜妤牵着手,回到了正堂之中。

    不久,人声渐渐高起来,复颜妤才平静下来的心又被吊了起来,平身第一次主持婚礼,说不紧张也难。

    新娘和新郎被簇拥着从外面一路而来,因为事先没有把皇帝来主持婚礼的消息散布出去,所以当大家看到皇帝坐在正堂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好在复颜妤有了经验,赶紧发话,说今天特殊,可以免除一切礼仪。

    三拜九叩后,复颜妤说了一些祝福的话,新人被大伙送进洞房,外面的酒席开宴,复颜妤象征性的敬了一杯就离开,免得因为她的存在让大家不能尽兴。

    马车里,一向话多的复颜妤却十分的安静让苏慕芷有些狐疑,等苏慕芷注意的时候却看到复颜妤双眼注满泪水。

    “怎么了?”苏慕芷以为复颜妤是因为看到李铭薄成亲大过于激动,却不曾想听到复颜妤哽咽道:“纵使我是一国之君,却不能给慕芷一个如此热闹的婚礼。”

    苏慕芷伸在半空中的手一滞,“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些,谢谢你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有你在,胜过一切。”

    “真的?”

    “是”苏慕芷拉过复颜妤的手,贴到自己的心口,“说谎心跳会加快,你看看有没有加快?”

    “加快到是没有,只是胸好像小了。”

    “复…颜…妤”苏慕芷咬牙切齿,这个人真的是无药可救,给她一点颜色,就能够开染坊。

    “哎……”复颜妤长长的叹了口气,“难怪始皇帝要称自己为寡人。”

    苏慕芷脑子转了一圈,本想不搭理复颜妤,可是却又有点想知道复颜妤那句话的意思,斟酌了半天才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我猜是不是始皇帝和他老婆睡觉也只能抱抱,什么都做不了,始皇帝一时想不开,才称自己为寡人。”

    苏慕芷哭笑不得,“这些胡话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经验总结,你看,寡人不就是和始皇帝一样。”

    苏慕芷假装听不懂,靠着马车假寐。某个“寡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挪动到苏慕芷身旁,不规矩的手开始没有规律的蠕动起来。
幸运农场中奖查询 浙江十一选五历史遗漏 新疆十一选五网址 找个玩时时彩的微信群 七星灯
大奖彩票怎么样 彩友多怎么注册店主 重庆时时彩正规不 宁夏11选5开奖 光大彩票导航站
大象平台开奖结果 体彩快乐扑克3投注 11选5万能6码预测 北京pk10计划软件 11选五广东玩法
六肖中特期准免费公开 欧洲75秒秒速赛车漏洞 秒速赛车最新开奖结果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