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影佐祯昭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便是刑讯晦国人。

    对武田静夫的这一审,他从头一年便心存侥幸,他不希望是武田,他想不出会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大晦国的军官背叛天皇,背叛国土,背叛天皇的子民,然而他的手头却有实实在在的证据。

    昭和十四年十月,晦军在长沙战场节节败退,最后总指挥冈村宁次不得不下令全线退却,蒋经纬的渝陪军获得湘北大捷,而在这之前,冈村本准备好了埋伏渝陪第九军,他们部署严密,原本胜券在握,万万没有想到,第九军却在行军途中临时改变了路线,逃过了此劫,从而全面扭转了那次长沙会战的战局。

    这显然是晦军的埋伏计划泄露,影佐事后负责配合秘密调查,结果却发现,是对华作战部陆军司令武田静夫将情报秘密外泄,原本光凭这一条就可以将他抓起来治罪,可就在那个节骨眼上,影佐又从贺树强那里得知上层混进了代号“阙”的渝陪卧底,为免打草惊蛇,他按兵不动,如果他真是“阙”,定还会有其他的动作。

    与此同时,如若“阙”不是武田静夫,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影佐将目光转向汪氏和晦军上层,经过几周的排查,他讲目光锁定在四个人身上。

    汪氏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陈显博一生变化多端,他原本是赤空党的创始人之一,是赤空党一大的代表,后又追随玄武党,在蒋汪没有正式分家时,跟着蒋经纬也做过不少事,汪兆明在玄武城建立新政府后,他投靠了汪,而近两个月又暗中和渝陪蒋氏的人有来往,他的葫芦中究竟卖的什么药,影佐还不曾得知。

    第七师师长施亚军原本是汪兆明在南通收编的一支队伍的领袖,头年夏天,晦军曾经出动十个联队进攻盐城新四军军部,当时施亚军让手下揣着十盒大炮台香烟连夜出城,这一举动遭到了晦军探子的怀疑,于是秘密跟随他的手下,却发现香烟出了晦占区后就转由值班的哨兵分发掉了,晦军探子曾扣住施亚军的手下,问他分发香烟的意图,对方说是慰问哨兵,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但影佐却一直耿耿于怀。

    至于怀瑾,和对武田静夫的矛盾态度一样,影佐不希望是她,甚至最不希望是她。怀瑾是当年韬国送去晦国士官学校的学员中,唯一的一位女学员,她生性沉静寡言,不动声色,然但凡出手又势在必得,这一点强过了许多男人,此人不卑不亢,思虑深远,从日本回来后曾为蒋氏政府做了两年事,后又逢汪兆明在玄武组建政府,她带着一个师来投靠汪氏,起初汪氏对她不了解,况且对启用一介女流也心存顾虑,还是影佐听闻此事,向汪兆明保举了怀瑾,她这才受到了重用。

    也正是因为对“阙”的秘密排查,生性多疑的影佐发现,这一年来怀瑾收编的近十支武装队伍,大多都分布在晦统区和蒋氏统区的交界线上,还有两支队伍去向不明,后怀瑾曾报告,这两支队伍在交火中不幸失势,投靠了蒋氏。

    这在时下混乱的蒋汪战场,外加日渐强势的赤空军不停滋扰的局势中,本也不为奇,然而就像冢本恕曾经凭嗅觉抓住怀瑾不放一样,这个女子,总也让影佐心生猜忌,与冢本不同的是,他不希望是她,然而仿佛越是不希望,那股猜忌便越是强烈。

    这四人中,只有武田静夫让影佐抓到了证据,然而当初的那个证据也不能肯定他就是“阙”,因此他才秘密请来了本*部铁腕人物冢本恕,放手让他去调查这四人……

    怀瑾今天的这番供述让影佐内心震荡不已,第一,他在想,之前对这个女子那股深深的猜忌,莫非是出于此人隐隐散发的神秘气息,而今天他才了解到,原来她是满清皇室后裔,这一点恰和冢本的遗物相照应,而农历新年期间在沪都,冢本密见他时,曾经提出自己的疑虑,贺树强死的时候,怀瑾为什么恰恰出现在沪都?这个疑虑怀瑾是不知道的,今天她的供述却解释了这一疑虑,严丝合缝;第二,他已经向晴气庆胤以及其他当时在江湾开会的军官致电询问了武田静夫枪杀两个士兵的事情,得到的回复和怀瑾叙述的情况吻合,武田的嫌疑已经大到即便自己不希望是他也无法再心存侥幸的程度,影佐觉得,自己好像就要触摸到了真相,一个困扰了自己几个月的真相,他的内心怎能不震荡!

    刑讯室中充满了血腥之气,武田静夫被牢牢地绑在刑架上,□□的上身已经血肉模糊,然而他却死死咬住不松口,他否认那张地图和自己的关系,否认自己是“阙”,就连长沙会战中向渝陪提供晦军偷袭情报这一桩影佐已经核实的事情,他也紧咬着不承认。

    影佐的耐心仿佛就要被挑战到了极限。

    刑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晦国女人踉踉跄跄地被推了进来,武田本低垂着头,他紧咬着牙床,有那么几次,他仿佛觉得自己的灵魂脱离了*,漠然飘到了这间刑讯室的天花板上,看着那具*历经磨难,那是一种解脱和释然,然而好景不长,总是有各种*的痛苦,又将他的灵魂拽回来,陪着*一起再去体验那一次又一次极致的痛。

    然而他咬紧牙关,不依不挠,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承认,他甚至不想说话,从军的这些年,他不知亲眼见到多少人,因着这无法承受的*之痛,渐渐麻痹了意识被击垮,他对自己的灵魂说,请你一定坚持住,拜托了。

    直到他听见了女人呜呜咽咽的哭声,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幻听,然而那声音一直挥散不去,心里突然一个激灵,硬撑起脖子那么一看,果然,那是典子。

    典子是他在沪都的相好,没想到影佐这只老狐狸速度这么快,短短两天便把她带来了玄武的这间审讯室,武田的灵魂又想要飘走,这一次,他希望他不要再飘回来了吧。

    影佐在前方不远处的桌子旁坐下,今天他需要胜利,需要那个自己一直想要的答案,他坐下时的那个姿态是势在必得的,因为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致命的弱点,而武田司令的弱点,就是一个“情”字,爱情,亲情。

    怀瑾依旧静静地守在那间黝黯的隔离室中,她知道自己已经做了全部能做的,剩下的,自从当年在城隍庙被瑜儿的一包糖炒栗子和银元救活,她就告诉自己,摒弃“听天由命”这个词,最不该放弃命运的,便是自己,然而这会儿坐在这间隔离室中,当她深信自己已经做了可以做的一切,她突然觉得,是该看造化了,真纪会不会出去找人从而败露,武田会不会严刑屈供,影佐会不会相信……所有的这一切都已经不是她能够掌控的,她坐在那里,脊背依旧端得笔直,一张沉静的脸却惨白如纸。

    刘妈果然将怀瑾被影佐“请”去的消息成功告知了叶铭添和董知瑜。三月末本是四面东风、子规桑蚕的好时节,董知瑜从医院出来,木讷讷地坐在前廊的石阶上,她知道那两个特务正在不远处盯梢她,那就让他们盯吧,她坐在那里,看着不远处两株生得肆意的洋槐花树,她的眉拧着,好似心中长草了许多不解的问题,为什么槐花如此香甜?为什么春风如此凝滞?枝头那两只鸣叫着的,是什么鸟儿?她的怀瑾,是有危险了吗?

    危险了吗?她的脑袋仿佛不灵光了,前几天那紧张的救援仿佛已将她透支殆尽,下一步该怎样?通知顾剑昌和董叔吗?她看着眼前的春光,春光明媚,却染不红她的脸颊,也醉不了她的眼眸。

    典子被架在了武田对面的刑架上,干净净的和服无辜被退至腰间,露出本不该在这里露出的一切,她的哭叫和着武田愤恨的泪水将这间本已充斥着败死之气的刑讯室重新变得生动起来,武田突然嚎叫起来,之前的刑罚都没有让他如此失态。

    “第九军的事是我泄了密!你们放了她!放了她!!”

    影佐举手示意施刑人暂停,他走到武田身边,他的内心是舒畅的,镜片后的双眸却任然寒气逼人,“为什么向第九军泄密?”

    “钱!为了钱!!”

    “当初在江湾,为什么杀死了那两个士兵?”

    “他们触犯了军纪!去城中喝酒买乐!”

    影佐背起手转身往回走,对面的施刑人拿起烧得正旺的蜡烛,倾斜着,一颗滚烫的烛油滴在典子胸前曾让武田流连忘返的某处娇柔红润上。

    “放了她!放了她!!影佐祯昭!!”武田咆哮了起来,“为什么要逼我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又一滴烛油,伴随着女人的哭叫,武田卯足了力气在刑架上挣扎着、吼叫着,竟不像是个被酷刑折磨了两天的人。

    可那一时的回光返照一般的精力毕竟是要用尽的,此时他重新耷拉着头,整个身躯仿佛被抽干了骨骼精髓,蔫蔫地挂在刑架上,他的牙床不再被咬得“咯咯”作响,有那么一瞬,他竟呜咽出声,随即又归于沉默。

    刑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个特务手中捧着封电报,恭敬地放在影佐手中。

    影佐默默地将电报读完,随即抬起头,“武田君,你的母亲武田伊织女士,现在独居于宿川原的山原村,我们刚刚找到她,她很是为你骄傲呢。”

    武田的呜咽声重又响起,大乐透模拟摇奖器:他想到宿川原那满地是雪的冬天,母亲的木屐踩在雪上,那声音再一次在他耳中回响,他刚出生,他的混蛋父亲就和别的女人私奔了,是母亲终生没有改嫁,一个人将他抚养成人,卖情报的钱,他基本全都寄回了家给母亲,他想在母亲有生之年好好孝敬她,如今影佐却已将毒手伸向了母亲。

    他这一生从未如此悲哀过,只因当初起了贪念,而后又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知悔改,到了今日的局面何尝不是他的报应,他没有哭过,无论是扮演何种光辉的角色,他都没有哭过,如今在这间审讯室里,面对着相好的女子和自己的灵魂,他却哭得像个丧家之犬。

    “影佐,求你保我母亲安危,只告诉她我战死韬国,求你让她过一个衣食无忧的晚年。”

    “我答应你。”影佐说这句的时候,嘴唇都有些微微颤抖,只是没有人发觉。

    长篇小说《破谍》是作者四百八十寺一字一句辛苦撰写出来的,只在123言情发布,其他网站都为盗版,正版网址为/velid=1969727写长篇不易,请摒弃不良盗版网站,阅读正版支持作者。

    武田静夫的枪决在两天后实施,那是一个四月初的周日清晨,玄武城的百姓还没来得及从被将至的梅雨季微微染湿的被窝中爬起来,那一声清脆的枪响,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关注,就连枝头的麻雀,都淡漠地懒得去理,这座城曾经的枪炮声已经麻木了一切生灵。

    然而沉睡中的董知瑜却一个激灵坐起了身,她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身上的睡衣让一场莫名的汗水浸湿,在这样一个四月的清晨,她渐渐平息了呼吸,心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

    真纪也从榻榻米上倏地惊醒,她听到董家老宅窗外那棵老榆树上的喜鹊叫声,它们叫得那么欢畅,简直就要让人忘却一切而安心地愉悦了。

    隔离室的门开了,丁家桥这座监牢的大门也开了,怀瑾架着拐走出去,刘妈带着司机在门口等她,她深吸一口气,空气中飘着香甜的气息,怎么,才四天而已,槐花就已经开了吗?
白小姐金牌三尾中特 广东36选7好彩一 霸王玄机一尾中特 12098好彩1预测 江苏11选5技巧
贵州快3平台 11选5分析软件 浙江20选5历史记录 黑龙江的十一选五体彩 快三
平特一肖公式资料 粤11选五开奖直播 新疆35选7历史记录 安徽11选五开奖记录 大发快三骗局揭秘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今 陕西十一选5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 香港六合彩现场报码 山西11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