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CH161没有离开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这日,东恩雨在整理仓库时找到了从陈叔家带来的行李,纸箱上已铺了层灰,由于前几个月忙着适应新生活,她早忘了还有这箱东西。东恩雨挪开几个行李箱,打算趁家人都不在时来好好整顿一番,她将纸箱搬回客厅,箱外头写着’私人物品’几个字。

    所谓的私人物品也没什么特别,东恩雨拿出几本资料夹,都是她在学期间的报告和档案,还有些童年收集的贴纸和玩偶,陈旧的收集品让女人露出欣慰地笑容,然而在看见纸箱底部的相册后,她的笑容逐渐收敛。

    指尖微微颤抖,捧在手中的相本没什么重量,却让东恩雨莫名紧张。

    这是她对父母仅有的回忆。

    缓缓翻开相本,老旧泛黄的页面随之映入眼帘。

    从前她很抵触看这个相本,那些充满回忆的照片让她心神不宁,有时她会怨恨父母,为了指派的工作而离开她的身边,最后完全消失,这不是她要的,她宁可母亲只是家庭主妇,父亲只是普通职员,就算穷苦也没关系,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便是幸福,然而,她却连这点奢求也得不到。

    照片里,一张和东恩雨面容相仿的女士穿着浅色洋装,坐在阳台上品茶,侧着头笑得非常温柔,女士身后是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样貌俊朗,脸颊略显消瘦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势,像个守护者般坚定地守护着女士和他的女儿,圆桌对面,女孩年纪不过五岁,她穿着洋装调皮地站在椅子上,左手拿着果酱吐司,右手沾满的黏呼呼的草莓酱,天真的脸庞让人见了都会倾心。

    这是她的母亲和父亲。

    现在,她已经不感觉疼痛了,内心空缺的位置已经被填满,满溢得她能够牵起如以往的笑容。

    因为,东恩雨总算能对过去坦荡荡地说,现在她过得非常幸福。

    女人将照片从相本抽出,找了个精美相框裱起,就放在一个月前替小水母庆生时的全家福旁边。

    她发现小水母的笑容就如过往的她,那种笑容大概就是所谓的’心满意足’吧。

    当她的家人回来后看见相片,并没有多加评论,也没人追问东恩雨那张陈旧照片的由来,但随着时光流逝,她发现搁在电视柜上的照片越来越多。起先她看见一张年约十来岁的少女穿着军校制服,一副青涩模样站在校门口行举手礼的照片,隔天,多了一张女孩参加聚会,身边长辈围绕,其中一名女士像极了何璇,女孩虽然不出十五,但眉宇间已能看见她的沉着与伶俐。

    之后,又多了张熟悉照片,女孩牵着模样相似老师的女人,女孩笑得既开朗又天真,隔了几天她发现一张随手侧拍的相片,女孩并没有看镜头,而是认真的拿着棉布擦拭模型手枪的模样,以及一张灿烂阳光午后,女孩扬起大大微笑在柔软的草地上野餐的照片。

    她的家人从来没和女人讨论过,彷佛这些相框本来就放在那,再寻常不过。

    几天后东恩雨睡眼惺忪地刚下楼,便看见客厅摆设有所变动,本放在电视柜上的相框全都消失了,反而在书柜旁多了个玻璃展示架,所有相框井然有序地分层放置,其中庆住小水母生日的全家福被放大冲洗,用大型裱框挂在墙面上。

    东恩雨愣在照片前许久,她挪不开视线,只觉得眼角发热,有股说不清的情绪在心底流淌着。

    最先下楼的是永乐,她穿着蓝色警服,一头紊乱红发还没整理,模样倒像摇滚歌手。

    她看见东恩雨杵在全家福前,笑着从后搂住女人,低头在她脸颊轻咬一口,"早安,亲爱的。"

    "早安,honey。"女人将重心往后依靠在永乐怀里,双手自然地覆上环绕腰间的手臂。

    永乐顺着东恩雨的视线往上,她知道东恩雨特别喜欢这张全家福,这是她们拍的第一张全家照。

    "妳看,大乐透模拟摇奖器:里面就我和妳最般配,"永乐笑着收紧手臂,贪婪地嗅着东恩雨身上的香味,"妳也这么觉得吗?"她抬眼望着女人侧脸,从落地窗洒进来的阳光模糊了东恩雨的侧脸,宛如她是虚幻的存在,遥不可及。

    "永乐,"东恩雨侧头贴上女人的脸颊,轻声道:"我爱妳。"清晰的吐字,柔软的气息,她想对永乐说的就是这句话,出自真心爱着身后的女人,无论她的行为有多暴行,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两人一路走来,她知道,永乐始终像照片中擦拭模型枪的女孩,那般认真。

    当霍艾下楼时永乐已经出门了,她走向站在客厅中的东恩雨,西装笔挺,外貌整洁,但系在颈上的领带一定得由东恩雨来处理,这是两人间的浪漫。霍艾透过女人的肩头往后看去,全家福被放大挂在墙面上,照片中每个人都带着微笑,就连罗夜都难得牵起嘴角。

    "今晚我会准时回家。"收回视线,霍艾望着身前的女人,语气不自觉放柔几分。

    顺滑布料在指尖磨蹭,东恩雨抬眼与她对望,"知道了。"

    "在家等我。"霍艾勾起女人的下颚,两人自然而然地拥吻,好似演练过几百万遍,她们总有办法保持默契,就像东恩雨不必和霍艾说爱她,女人铁定明了,她对霍艾的依赖或许远超过自己想象,那种无法言喻的安心感,令她只想抓紧对方绝不放手。

    大门刚掩上,楼梯便传来下楼声,东恩雨回头看见罗夜站在身后,她慢条斯理地穿着运动外套,看起来不像要晨跑,而是要出门,女人见她拿过衣架上的鸭舌帽,这是她的习惯,出门就要戴帽子,让半张亮丽面貌笼罩在阴影里,起初东恩雨还很惋惜,但现在她反而有些庆幸,因为那张脸最好只让自己瞧见,埋藏在心底微小的占有欲她是不会说给罗夜知道的。

    "妳要去警局?"除了警局和健身房外,她想不出罗夜还会去哪。

    女人缓缓点头,随之向东恩雨勾了勾手指,让她过来。

    "午餐回来吃吗?"接受示意,东恩雨迈步上前。

    当东恩雨接近罗夜仅一尺,女人索性将她拉进怀里,从来都行动快于言语的罗夜,低头吻住女人,不似浅尝,有力的舌|尖撬开女人的唇齿,进而汲取对方的甜美,被压制在怀中的东恩雨并没有挣扎,反而配合的主动缠绕,她的索求向来也不含蓄。

    "不了。"半晌,罗夜趁理智尚在时放开女人,她回答东恩雨的问题,中午不回来吃饭。

    她瞥了眼墙上照片,然后盯着东恩雨道:"别乱跑。"

    "遵命。"女人无奈地笑道,怎么每个人都怕她跑不见一样,非得耳提面命番。

    直到罗夜出门后,东恩雨才安静地上楼,她来到赵寒的房间,女人并没有锁门,因为东恩雨偶尔会拜访。女人推门看见赵寒还在睡,一张卸下冷漠的面容更添亲和力,她坐上床沿,伸手替赵寒拨去脸颊上的发丝。

    赵寒没有睁眼,但她已经醒了。

    "今天要开会吗?"看着赵寒伸手环上腰间,东恩雨压低声音轻问。

    女人依旧闭着眼,慵懒地应了声。

    "那就赶紧起床吧,我先下楼给妳煮咖啡。"东恩雨挪开女人的手离开房间。

    她才下楼就听见小水母的说话声,只见女孩背着书包,正在玄关穿鞋。

    "妈咪早安!"女还扬起微笑,声音非常有朝气。

    "早安。"东恩雨上前亲吻女孩的额头。

    "恩雨,早安。"从厨房走来的女人一身浅色休闲服,虽然是裤装却丝毫不减女人魅力,一头长发随意地扎起,纯白面容透着婉如天使般的气质,女人双眸不似亚洲人般墨黑,透过那双淡色双瞳能感受到女人的温柔,就像水晶般剔透。

    "早安,慕琳。"当女人走来时,东恩雨下意识遮住小水母的双眼,同时凑上前吻住对方的唇。

    就像偷腥的小猫,东恩雨满足地舔了舔自己唇瓣,彷佛唇上残留着慕琳的甜美。

    这举动惹得女人双颊绯红,她眨了眨双眼,虽然想说些什么阻止对方,但见东恩雨狡黠模样,本能地想从她身上获得更多温柔。有些强势、有点淘气、浑身散发女人成熟韵味,却又如同少女般的爱捉弄她,无论是什么样的东恩雨,慕琳都喜欢得无法自拔。

    "妈咪!小水母看不见了!"女孩摆着双手不满道。

    东恩雨松手拍了拍女孩的头,对慕琳笑道:"开车小心。"

    目送慕琳和小水母离开后,女人才回厨房准备咖啡,三十分钟后,赵寒专穿着一惯套装,戴上眼镜后女人看起来神采奕奕,那身犹如千年寒冰的气质在东恩雨面前,总能温柔几分。她站在全家福前,只见东恩雨端着咖啡朝她走去。

    "喜欢吗?"拿过咖啡啄了一口,赵寒抬眼问东恩雨。

    "很感动。"女人额首,视线从全家福移至赵寒身上。

    搁下咖啡杯,赵寒伸手牵住女人,"玻璃柜还有很多位置。"

    手掌心传来对方的热度,东恩雨知道赵寒并没有看起来这么冰冷。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填满它。"两人距离逐渐拉近,最后她尝到咖啡的一丝苦涩。

    这丝苦涩就像她们的际遇,虽然很苦,却留下无法掩盖的香气,久久不散。

    ……

    沐浴过后,东恩雨擦拭发丝残留的水珠。夜里的半山腰比入夜市中心要安静更多,她走过长廊,远远地能听见客厅电视的声响,偶尔会有小水母传来的笑声,东恩雨嘴角勾起恰到好处的弧度,拐弯走进客厅,慕琳手中编织毛线,最近她迷上编织小物来打发时间;霍艾坐在慕琳身边,手上一迭财经报告;罗夜脱去运动外套,只穿着背心摊在沙发上看电视;赵寒翘着美腿,手中一杯玫瑰花茶;永乐盘腿坐在地毯上,小水母坐在永乐怀里,指着电视上的卡通人物不知和她说些什么。

    东恩雨忽然停下脚步,她害怕打破这股温馨。

    霎时,她想起早晨赵寒说过的话,她牵着她,在玻璃柜前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填满它’。

    ……"用一辈子。"她忘不了赵寒依在她耳边,说着犹如秘密般地誓言。

    "妈咪!!"小水母一声呼喊让东恩雨回神,只见女孩从永乐怀里跳起,扬起可爱的脸蛋疑惑道:"妈咪为什么要哭呢?"稚嫩童声引来四周目光,所有人将视线落在东恩雨身上,看着她穿着睡衣裙,头上还搭了块毛巾,眼眶却红得像兔子眼。

    "妈咪没有哭,只是太开心了。"东恩雨揉了揉双眼,缓缓走到客厅中央。

    慕琳见状,放下手边毛线,无奈道:"恩雨的眼泪很珍贵,就算是喜极而泣也不行!"

    霍艾轻声浅笑,调整个舒适位置道:"这种日常生活的满足,差不多该适应了吧?"

    原本摊在沙发上的罗夜已经昏昏欲睡,被东恩雨这么一闹都醒了,她瞥了女人一眼,淡道:"真爱哭。"然而语气中却隐含着浓浓的宠溺。

    永乐翻身正对东恩雨,由下往上看,遮掩在睡袍内的肌肤令她心动,"装得一副楚楚可怜来勾|引人,这是犯罪喔。"

    赵寒抿了口花茶,眼神在东恩雨身上扫了遍,声音有些暗哑,"果然不习惯被宠爱吗?妳还真是个被虐狂。"在她心中,下|作乞求的模样才是最美,她喜欢女人在床|上求饶,更喜欢她索求。

    东恩雨闻言,禁不住笑出声,"没事,我刚才只是在想,未来的日子里都得跟妳们这群浑球渡过,就忍不住感谢老天爷对我的厚爱。"

    幸好她选择警校,幸好她担任卧底,幸好她潜进梧堂,幸好遇上赵寒、幸好勾|搭永乐、幸好结识罗夜、幸好拯救慕琳、幸好跟上霍艾,幸好在她人生最黑暗悲惨时,这些人没有放弃她;幸好在她反击揭穿后,这些人没有离开。

    解不开的孽缘、割不断的红绳,不知何时已将所有人紧紧地绑在一起。

    窒息,但又甜蜜的滋味,只要尝过就会上瘾。

    女人环顾在场的情人们,吸了吸通红鼻子,感谢道:"我能拥有妳们真是太好了。"

    东恩雨,已经无法戒掉名为"幸福"的毒。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一路耐心等待和守候的亲,不择手段在这正式完结了。

    虽然没有肉肉,但这段内容能让亲感受到满满的温情吧?

    最後分享首歌,"金池-心在跳(http://.youtube./watch?v=q3nmoyjwykk)"。

    这首歌是灼灼无意间听见的,意境相当符合不择手段呢。

    边听边回忆着东东和小攻们的故事,就会感到无法言喻的满足和感动喔:)</p>
群英会20选5稳赚 互联网彩票2018 快乐扑克开奖记录 齐乐娱乐qile220 快乐十分网上怎么投注
上海时时乐计划 新疆18选7连线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下载 河南福利彩票22选5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江西快三今天预测的好 新疆时时彩历史号码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特码官网 皇冠nba比分网
极速快乐十分 北京赛车高手经验分享 龙虎国际app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 北京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