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父母本想让齐思思躲避上山下乡,出过一段时间。可面对这些,齐思思还是决定留下来,为国家做贡献。谁知在齐思思做好准备下乡时,国家竟然取消政策,恢复高考,恢复所有工业化生产。

    自此,齐思思作为第一批高考人士,成功考入本市G大,成为了一名大学生。从未住过校的她,走进了校园,过上了集体生活。

    一晃大学四年过去,齐思思又遇到大量人员走沿海城市进行发展。用家里基底,齐思思开始不断扩大产业。没过多久,又刚好撞上国家发展沿海城市,实行先富起一批人,带动另一批人富起来政策,努力达到共同富裕。

    生意在齐思思的努力下,逐渐走上了正轨。无聊而又充实的生活将齐思思所有时间都给填满,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齐思思的所有生活。

    生意场上出现了一个十分强劲的对手,手段怪异新奇不说,且每次都能在她前方一点点将生意断下,致使她齐思思到现在已经损失了大半年的收入。好奇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黄氏什么时候会有这么个能人出现?

    坐在皮椅里,齐思思翘起二郎腿思考着,到底如何才能克敌制胜?想着想着,齐思思就想到要不要去黄氏探探虚实?介于自己深居浅出,齐思思心想她要不要打进敌人内部,盗取所有对自己公司有利信息,方便将其打败?

    想到就做,齐思思将自己简历准备好,揣着就朝黄氏走去。一面思考该如何探进对方公司,一面思考着对方到底是何方妖孽,竟能将她每次生意都抢到手。这一来二去,两方梁子是越结越大,以至于齐思思不得不亲自出马,争取尽早将对方打倒。

    齐思思一直不是个什么坏人,但对于金钱,她必须分清楚。她是见识过□及国家贫困时期的人,见识过什么叫人吃人,齐思思更明白钱的重要性。她现在有钱有饭吃,甚至手下跟着一批人,若是她倒下了,下面的人也会跟着遭殃。

    当一个不再以个人身份存在,她的所作所为也就代表着个集体。一个公司老总跑去做间谍……怎么说都很掉价。但齐思思更相信,若是被人打倒后,她也就只可能是发展社会主义旗帜中的一颗尘埃,就此消失,无人记得。

    拿着简历进入黄氏,在这包分配的年代,简历其实啥都不算。一切都需要看分配,可齐思思相信,能有这番作为的人,肯定不会在乎这些。人才是顶起一个公司的基准。当年公有制转私有制,让许多人富了起来,其中也包括她父母。

    将简历交给人事部经理,发现人家根本对自己没有丝毫兴趣,齐思思有些气馁。朝楼下走着,突然身边走过一人,瞟了眼齐思思,驻足拦住了齐思思去路。

    “齐总,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句话,顿时引来周围人观望。突然陷入一群围观人中,齐思思尴尬了。眼睛紧盯道出她身份的女人,齐思思露出危险眼神。

    “齐总,贵公司与我公司似乎没有什么生意交集……请问你今日前来,所谓何事?”一句提问,让齐思思更不知该如何回答。眼见人事部经理拿着自己简历朝面前女人走去,齐思思心下一沉,上前夺走自己简历,立即转身离开。

    面前突然被人多出一人,看着拦在自己前方的女人,齐思思心里反倒想看看,她想干什么?

    “齐总,有兴趣一起合作做沿海海外贸易发展计划吗?”听到这里,齐思思也明白为什么这女人会拦住自己去路了。这个计划是国家下一个发展沿海地区的计划,若不是为了这个计划,她也不会想到潜伏进黄氏。

    略作沉思,齐思思开口询问:“为什么选我们?”这么大一块肥肉,每一家公司都开始积极备战,准备将其拿下,以便让公司得到更好发展。齐思思曾做过计算,若是这生意拿下,她在A市乃至全国地位都能得到确定了。

    可是面对这么大块肥肉,这女人为什么要找她?而且她能做出这决定,且身边员工对她很是尊重,如此说来……她应该是那位神秘人,那位帮助黄氏抢夺她生意之人。只是眼前这人,怎么看也都二十出头,估计与自己差不了多少,难道真有那么厉害?

    怀着试探性的心情点头,随即跟着那女人朝会议室走去。进屋,女人回身作自我介绍,齐思思才知道她叫黄乐。

    两人稍稍做了介绍,黄乐才开始叙述为什么会找齐思思一同完成这任务。原因很简单,若一个人将这单生意吞下,利润绝对让人眼馋。可这也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人吃下这单生意,其他人只要稍稍动手,公司便可能遭遇破产危机。

    现在A市大部分公司都是公转私,能力大都相差无几,若是一家独吞,其余任何一家有所动,必会有所牵连。听到这,齐思思不得不佩服黄乐的心思缜密,眼睛盯着她许久,最终只得出一个字——美。

    如瀑黑发随意披在肩上,却没有给人凌乱之感。杏眼上扬,有些似凤眼又不全似,给人别有番风味。高挺圆润的翘鼻,给人以亲和精神,饱满的唇肉给人以肯定踏实。不知怎的,对于黄乐所说话语,齐思思赞成且欣赏。

    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黄乐,齐思思耳边慢慢没了声音,眼睛只是这么看着,心里便非常舒服。见黄乐起身,点头转身离去,齐思思才回魂,刚刚她到底说了什么?没一会,一份文件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文件上所写,齐思思大致明白她想做什么了。说到工作,齐思思收心,不去看黄乐一举一动,缓缓的将自己所想一一道出。当所有说完,齐思思都未得到对方回答,疑惑抬头,看向黄乐,等待她评价。

    “齐思思,你很厉害。”

    “废话!”顺口接下,齐思思才发觉自己说的话有多么嚣张跋扈。假装咳嗽,掩盖自己的失礼。

    “嗯。现在我们算在一起合作了吧。明天过来商谈下一步事宜,如何?”黄乐将文件收好,看向齐思思。

    齐氏是她认为最有潜力的公司,虽说现在算是女人掌权,可是在商场上,无男女之分,有的只有能力大小罢了。齐思思的各种做事风格都与她有大致相同,以致她花了大量时间了解学习,才能在她之前抢下那么多单生意。

    想到为了引起她注意的努力,黄乐笑了。

    为了日后能走得更远,先做朋友清理树敌,日后的两人之战还待能力比拼。黄乐笑着送走齐思思,低头看了看杯里的茶水,这路还长,她不能高兴太早。

    果然……黄乐高兴太早了。她只是了解了齐思思的做事手段,却不了解齐思思这人。在她与齐思思合作期间,她算是真正见到什么叫做无赖……

    需要出人,齐思思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她黄氏出人。若是要出资,齐思思一定会跟你算的异常清楚,决不浪费一分一毫。还有更让人可气的事出现,那就是因为两人需要商谈很多事,有时候需要共同用餐,齐思思就没怀里揣过钱。

    每次都是黄乐付钱,为了两人生意,黄乐忍了。可是为什么这人连上班都改骑自行车跑来自己楼下说一起?她俩公司可不在一方向,再说车又不是没有,为什么要骑车?

    终于有一天,黄乐未能忍住的开口询问:“齐总,你每天放着车不开,司机不用的跑来骑自行车,为的到底是什么?”

    听到这,齐思思一边奋力骑车一边喘息开口:“那个我看你每天早中晚都请我吃饭,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我还是做个小司机好了。金牌的哦,你没看这是凤凰牌吗?金灿灿的凤凰头呢。”

    黄乐听到这……人是彻底无语了。虽说这刚解放不久,有三转一响很风骚,可是四个转的汽车不该更让人羡慕吗?没有说出来,黄乐只能随着一切坐在自行车后座开心笑着的女人一样,傻呆呆的吹风去公司。

    可是这些都有一个很让黄乐头疼的问题,人家都是女人坐在男人身后,而她……坐在一个女人车后座。这是在搞什么嘛?

    今天再次被齐思思骗去一顿大餐,黄乐愤怒了。吃完,直接起身走人,无视正尴尬面对服务生的齐思思。与服务员大眼瞪小眼数秒,最终齐思思咽了咽口水大叫道:“乐乐,我忘带钱了……”

    一声大叫过后,除了吸引来在场人员瞩目外,还成功阻止了黄乐离去的步伐。眼睛死死盯着齐思思,黄乐深呼吸回道:“你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吗?”

    面对这声质问,齐思思满脸通红的低下头,一点点将身上不多的口袋全部外翻……果然是一分钱都没有。见到这番情景,黄乐还能说什么?自认倒霉的掏出钱包,一点点数出钞票将账付了。看到黄乐一脸怒气,齐思思有些怕怕的跟在她身后。

    想了想自己这些日子的不正常,齐思思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或者心里出了问题。自从与黄乐谈上生意后,她每天看到黄乐就有种欺负她,想要引起她生气的冲动。谁知道人家修养太好,反倒让她齐思思的坏毛病愈演愈烈……

    看着黄乐越走越快的步伐,齐思思赶忙推着自行车小跑追去。这会齐思思才从左边赶上,黄乐就朝右边走去。当齐思思追到右边时,黄乐有一转的朝左边走去。如此的Z字形走了许久,黄乐终于累了。

    站定,黄乐看向齐思思。一手固定车头,一手抓住她手臂出声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不是你齐思思保姆,不是你想到什么就找来玩玩的人。”说完,黄乐上了刚朝她开来的公交车,抛下齐思思直接离去。

    看了看手里的24寸凤凰牌自行车,齐思思随手一推,摔落在地。找了块石头坐下,望着稀稀落落的街道,齐思思心里有些奇怪。她现在感到整颗心脏都非常憋得慌,感觉有什么东西欲崩裂而出,却找不到个突破口。

    起身朝前走去,她想要找到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找到什么能改变她的心情,改变她现在的状态。走着走着,天上下起了片片小雨。抬头望天,齐思思真想问问老天,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突然身旁一辆自行车飚过,看着自行车后座的女神紧紧抱着前方骑车的男人,两人调侃的向家里冲去。齐思思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际,这里曾经也有个女人一直圈着,而那女人刚刚因生气转身离开,上了公交车。

    雨水打在脸上,冰冰凉凉,湿透了她衣衫与心灵。回头看着路上没有影的凤凰车,齐思思拔腿朝身后奔去。第一次嫌弃高跟鞋的困难,嫌弃她带给自己的不是美丽,而是麻烦……

    当齐思思再次看到摔落在地的凤凰牌自行车,齐思思推着车朝黄乐家里骑去。速度越来越快,泥泞的道路被她无视,自行车两旁哗哗的溅起许多脏水。这会,齐思思全身都湿了,裤脚都湿了,唯独她那颗明白一切的心热了。

    感到黄乐楼下,狠狠拍打着木门,直到看到那熟悉身影开门瞬间,齐思思上前就准备给她一个拥抱。突然被人推开,齐思思呆呆的看着黄乐,心里不明白她这是在干什么?想到自己心里的事,^H小说 齐思思看着黄乐,却突然没了言语的勇气。

    从古至今,虽有断袖之说,可磨镜厮磨却不是那么的让人看好。再则大家才经历完□,大家的思想在先进文明都有限。这时候她开口,所说的又是大家眼里的什么?齐思思看着黄乐,看着她带着愤怒的双眼,顿时没了勇气,低头呆呆离开。

    走到摔倒在一旁的凤凰牌自行车旁,轻轻将车扶起,站在雨中望着黄乐,大声吼道:“明天你坐车去吧。”

    说完,齐思思跳上自行车,飞快的骑着……

    她冲进了雨里,冲进了一片朦胧而又虚幻的自我中。

    这是她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动心动情,更明白现在的社会不可能接受,可她……

    没有选择,那是一种感觉,一种执着,一种爱,虽然现在她只能掩埋心里。可她齐思思绝不是一个说放下就放下的人。这不是她放不下,而是没努力过就说要放下真的很让人鄙视,她要尝试着去改变,她相信——只要黄乐是人,她对感情的探知也就只会是感觉。

    飞快的骑车回家,冲上楼换掉湿透的衣衫,齐思思一个人坐在床上,考虑着日后该如何下去?

    耍赖?她最近似乎做的便是这些,而在黄乐眼里的她估计也是一无是处……除了在生意上能帮上些小忙。想到感情,大乐透模拟摇奖器:齐思思偷偷的翻查了许多情爱方面书籍,发现那些所谓的徐志摩,三毛,冰心的大作家都是些多愁善感之人,与她这个生意人相差太远。

    人家谈的是细腻,而她走的是结果。果然什么样的人制造出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想到黄乐,齐思思认为她还是改变自己在她眼里的形象比较重要。

    听到楼下父母叫她吃饭,齐思思笑着拍拍自己脸蛋,决定从今天开始重生。大口大口的将食物扒进嘴里,齐思思决定用饱满精神,完美体质去攻破黄乐那关。突然碗里多出一块鸡肉,看着微笑给自己夹菜的母亲,齐思思忽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她的父母,是否会原谅她走这条路?是否会担忧她老了以后谁来照料她?父母永远都是世上对自己最仁慈仁爱的那两位,想到这,齐思思将嘴里饭菜咽下开口。

    “爸,妈。我想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就是假设若是我以后不结婚,你们会在意吗?”这句话刚出口,齐思思便低头等待教训,毕竟她还是很清楚她父亲的臭脾气,只是等了许久,父母们竟无一声出口,疑惑的抬头看向他俩,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小齐,你不会被人……”齐妈妈说道最后嗓子都开始哽咽,手也开始覆在眼角轻轻擦拭着。

    “没事,我就不相信这世上没有不在意这些的人。”齐爸爸将筷子“啪”一下拍在桌上,义正言辞,满脸怒气。

    看到这样的父母,齐思思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奇她父母的联想能力太过厉害,竟能把这些扯在一起。摇头,继续开口。

    “爸妈,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说到最后,齐思思的声音都快消失在嘴边,但却足以让她父母听清她所说的话语。

    “啪”的一声,齐思思眼前迅速闪过一个巴掌,随即而来的是脸颊火辣辣的疼。齐思思咽下口中被她不小心咬破唇瓣而流出的血液,眼眶瞬间被泪水所充满。抬头看向父母,只见她父亲甩下众人,直接起身离开。

    而她母亲眼泪哗啦啦的开始源源不绝,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在轻轻抽泣。齐思思终于认识到她这做法到底对父母到底有多大冲击,看着自己家里的状况,齐思思迷茫了。

    她父母都如此不赞同,纵然她攻破了黄乐的心,黄乐的父母又会如何?泪……毫无征兆的落下,滴在地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抬手为母亲夹起一块鸡肉放入,只见母亲抬头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竟起身离开。

    看着一个刚刚还坐满人的桌子只剩下她一人,齐思思拿起筷子,继续大口大口的吃着。她不能输,什么都还没开始,这只是一个开始,一个为了自己爱的付出。她知道她在日后对待黄乐那肯定还会有更大险阻,可她若是就这么放弃,那不是太对不起她自己了?

    齐思思不在意他人说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她从懂事以来,她学会的便是自己想要的,就要学会用自己的方法手段去获取。可能很不正确,可是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她只要稍稍放手,一定会有更多的竞争者将其抢夺吃尽。

    喝下大大的一碗汤,齐思思走到父母房间。看到坐在那看书的父亲,看着待在一旁默默抹泪的母亲,齐思思敲门。没有见到任何回应,齐思思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下,看了眼完全没搭理自己意思的父母,齐思思无奈的笑着开口。

    “爸,妈。我知道你们对我刚刚的想法和做法都感到很奇怪或者觉得是一种耻辱,但是我想说,我做下这个决定经过了深思熟虑。可能其中决定很迅速,可她绝不会代表我做事的时间与毅力。这么多年来,你们比谁都跟了解我,我是一个不达目的是不罢休之人。你们可能在对我生气,也可能为我担忧,但有一点,也是我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话语——我、不、悔!”

    说完,齐思思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齐思思突然回头说道:“爸妈,其实我也不能确定对方是否会喜欢我,若是此事我失败了,我会选择成亲生子,做个好妻子。”

    留下这句话,齐思思咬着嘴唇朝自己房间跑去。这是她唯一能留给父母的承诺与安慰,也是她给自己的底线。她想要告诉自己,她若没破釜沉舟的气势,也就不可能得到她所想要的一切。

    第二日早晨,黄乐走出房门,并没看到那个脸带坏笑的女人。环顾一周,黄乐才想起她昨日跟自己说日后坐车去上班,没有多想,招来司机大叔上了车。

    来到公司,听到肚子咕咕叫时,黄乐才知原来她忘了吃早餐。想到齐思思每日早早来到家门前,载着她去吃豆浆油条的情景,原来坐车来上班的她竟会忘了。看了看手表,心叹现在对于上班的时间之早。

    一个人走在街上,准备随意找一家小店随意吃些早餐便可以了。谁知道,走了许久,看到的买早餐店都人满为患,想起齐思思每天抢了自己钱杀进去的情景,黄乐露出了淡淡笑容。

    突然肩膀被人轻拍,黄乐回头,便看到了刚刚所想之人。眉头轻轻一皱,又再迅速恢复。而这却被齐思思抓住,没有多言,只是笑着让她自己找个位置坐好,齐思思便独自冲入人群。

    看着在人群中厮杀的齐思思,黄乐反倒不好意思了。看着手里的零钱,黄乐好奇……难道齐思思转性了?身上开始带钱了?

    坐在桌边,等待可口早餐上桌。当黄乐看到齐思思端着大堆早餐出现在她面前时,微笑点头表示感谢。可就在黄乐动筷的时候,她才发现,齐思思并没有一起食用的意思。

    “你不吃?”

    好奇开口,她黄乐可不想让人看着吃东西。

    “我吃过了。每天的豆浆油条店,我喜欢。”说着,齐思思嘿嘿傻笑,露出了她那可爱的两个小酒窝。只不过听到这,黄乐反倒有些想念那豆浆油条店里的早餐了。没有言明,只是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食物,只是为什么这么多早餐,却没有一样能让她满意?

    没一会,两人一同上楼开始工作。坐在办公室里,黄乐恢复工作状态,时间如白驹过隙,瞬间来到了中午。摸了摸肚子,黄乐好奇那个本该出现在门口的人去了哪?没有过多在意,黄乐推门出办公室,映入眼帘的竟是齐思思耐心的跟人解释账目问题。

    看着工作中的齐思思,沉静而干练,让人有种不由产生敬畏。倚在门边,等待她办完所有事。谁知当她起身时,只是朝自己笑了笑,叫上大家一同外出吃饭去了。

    见着瞬间出现在餐桌的众人,耳边响起齐思思来去风云的圆滑,逗得众人哈哈大笑的能力。望着左右逢源的齐思思,黄乐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吃完饭,黄乐一个人闷闷的走在最后,没有与任何人交流,只是在审视今日齐思思的不一样。想到昨日她在雨中消沉的一句话,黄乐突然有些为她感到心疼。看着一个个员工走回自己的工作岗位,黄乐来到齐思思面前,示意她跟自己来一会。

    两人在办公室里对峙许久,黄乐最终找不出个话题,只能任由齐思思盯着她许久……随意找了几个话题说说,便任由齐思思轻松的拉开办公室大门,潇洒离去。看着齐思思的身影消失在门被,黄乐问自己,她这是怎么了?

    生活日复一日的过着,黄乐的心里感到越来越奇怪,每天都希望早晨快些到来,能看到齐思思,想跟她一起吃饭。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多人一起吃饭,她会更开心。还有……若是她俩一块去吃饭,只有她一个人看着齐思思耍宝,钱她付也没问题。

    时间过去了近一个月,黄乐已经无法忍受每天看着齐思思一面与自己巧遇,看着自己吃她带来的早餐或是糕点,黄乐很享受,心里却不乐意她将多余的分给他人。渐渐的开始不再同她与大家一块去吃饭,选择自己独自一人随意果腹。

    终于有一天,黄乐一个人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这个人应该在另一个地方陪着一群人吃饭。而现在她不在那边出现调侃众人,而是出现在自己面前,黄乐非常奇怪。

    “为什么宁愿一个人吃饭都不跟我们一起呢?”轻轻的开口询问,让黄乐看着齐思思不知该说什么。若是说不喜欢你跟别人一起,黄乐认为这似乎太小女人,感觉像是一个妻子指责丈夫天天不按时回家一般。但若不说,黄乐的心里又非常不好受,挣扎再三,她开口说道。

    “我不太喜欢人多吃饭,太杂太吵。”黄乐知道这是一个很烂的理由,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齐思思并没有追问,而是选择在她对面坐下,点了餐点一同用餐。

    一连几日这番,黄乐听到身边对齐思思每次午饭消失的抱怨,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好了很多。

    工期再长,也总是会结束。看着离合作项目结束越来越近的日子,黄乐心情开始莫名烦躁。而齐思思心里也开始出现着急……

    当初她只想循循渐进,看看黄乐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现在测试还未出结果,两人交集就要这么戛然而止,思索再三,齐思思心里非常不愿就此结束。此刻,齐思思知道不能再犹豫,于是在工程结束的前一天,她敲门进入了黄乐办公室。

    见黄乐低头批阅文件,齐思思将门关上,走到她面前开口说道。

    “黄乐,我喜欢你,不是一般朋友的喜欢,是与爱相近的喜欢,是男女朋友的喜欢。我知道你可能没办法那么快接受,但是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若是你被吓到了,请你无视,但若你觉得可以,请给我一次机会。”

    黄乐盯着齐思思许久,突然起身朝她走去。眼神凌厉,表情严肃,惊得齐思思咽了咽口水,等待暴风雨的到来。看着来到面前的黄乐举起右手,齐思思心下一沉,闭上了眼睛。

    没有等到那响亮的一巴掌,而是唇瓣被人狠狠咬住。惊恐的睁开双眼,齐思思完全被面前这不可思议的情景所震撼,吓的她不知所措。突然唇上疼痛消失,她却见到了满面绯色的黄乐。还未来得及看清她面容,腹部受到重击,齐思思因剧痛蹲在地上低吟。

    这会黄乐也不急了,上前一步用膝盖顶住齐思思额际怒斥道:“你是不是想再晚点说?等到我们都拜拜了再说?”

    直到刚刚齐思思表白,黄乐才明白之前的所作所为是什么?她本就是刚回国,很多事她可比齐思思开放的多,只是之前没有考虑过,才没明白自己的反常行为是因为在乎及强大的占有欲。现在明白了,她还会在意扭捏?

    于是黄乐秉着是自己的东西就该看管好,打理好的原则,将齐思思这块犹豫不决的糖糕给教训了。

    当两人关系正式确定后,齐思思再次重获新生——成为了她黄乐的凤凰牌小司机。负责接送她上下班及用餐,而当黄乐被问及婚事的时候,她牵回了齐思思,没有大风大浪,家长只是重重的叹息默认……

    最后两人的关系便处于半公开化状态,大家虽有言语议论,可这却未能影响她俩什么。只不过有个习惯黄乐一直沿袭,齐思思依在在做。

    黄乐——自己的东西或人,需要好好驯化!

    齐思思——老婆大人第一重要,钱第二重要,耍赖是基于两个都重要的东西……

    生活还在继续,幸福在你我间流传……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亲爱的读者,俺的执着为你想要开定制,修文阶段已到最后期,不知有谁有兴趣购买?此文俺也顺带统计下有人要定制吗?不够二十我就懒得修改了……执着算是一个特殊,于是大家积极踊跃吧~
118心水论坛特码 安徽快十一选五一定牛 福建快三直播 云南11选5计划 香港六彩一码中特网
北京赛车pk10冠亚组合 快开奖打不开 北京赛车赌单双诀窍 平特肖走势图 福彩3d走势图
吉利体彩app 香港六合彩图库 3d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华东15选5过滤工具
江苏快三公式 香港六合彩官方 2016天天彩选4走势图 11选5技巧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