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章 不定时番外篇·十八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

    纵是漫天风沙呼号,纵是胸中怒火沸腾,但练女侠并未昏头,适才陷的一脚已叫她清楚知晓这沙子的厉害所在,是以虽仗着轻功无双径直流星赶月冲将上前,却也知道对那流沙能避则避,电光火石间一眼相中地面上那个已被黄沙掩了小半的事件祸首——储水桶,凭空一个旋身拧腰,不客气地飘然落于其上。

    再怎么飘然,可毕竟是一个成人的分量,刚落定,足下就是蓦地一沉,更糟糕的是周遭流沙随这一沉的晃动而颠簸,竟连累一旁本就被掩埋大半的女子瞬间下陷至没顶!

    见人骤然消失,少女眸中戾气一闪,根本不管足下如何,只盯准位置长臂一舒,猛地将手硬生生深插&进松软的黄沙中,一把捉住其衣襟就卯足劲往上拽!也亏得是才刚没顶,这一拽又将人硬拽出了沙面少许,而寨主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趁势紧拨几下将周遭的黄沙悉数刨开,总算令得对方胸部以上暂时摆脱了沙噬。

    满身砂砾的女子重获呼吸,一时间着急喘气咳了个够呛,那面孔因为咳嗽太急而泛起了不正常的红,嘴唇却少了几分血色,想来是给这沙子压的——此刻膝以下皆没入流沙的练女侠已清楚觉察到黄沙对肢体的挤压,推己及人,知道大半个身子被埋的她必然更不好受,也就抿住唇抑了怒,只小心翼翼搂住人,让对方倚靠在自己身上顺气咳个够。

    赶上了,果然任什么也休想从自己手里抢人!练寨主心中似喜还愠,却到底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算账什么的以后再说,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她是宽容大度地想按住怒意秋后算账了,偏有人不识相,怀中女子好容易缓过气,不知认错后怕,竟还敢第一时间哑着声音吼过来,说出的具是火上浇油之言。好,很好!练寨主心里又噼里啪啦往外直蹦火星,咬着牙也冷飕飕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虽是负气回嘴,但练寨主素来爽直,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分明已讲好了要今生相伴,那么纵然人不能保全,尸体当然也是自己的吧?纵然尸体不能保全,那么至少也要留一部分给自己吧?总之,她是决计不能接受这个人凭空消失于世,从此再寻觅不到分毫的!

    可不知怎得,或是语气太狠煞气太甚,练寨主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一句话就惹来了眼泪……这、这怎么了?瞧着转头落泪的女子,猝不及防的少女顿感有点手足无措,她虽素来觉得对方性子软了些身体差了些,可却也知道,这人骨子里是极沉稳克制的,有时甚至就是这种克制招自己不喜,但无论如何,事实就是由小到大不管是血淋淋受伤或者烧乎乎生病都没见她落泪的,怎么如今……

    短暂的束手无策后,练寨主到底冷静了下来,挠着头发稍稍琢磨了一下,就觉得八成是和自己说要砍头有关系,依稀记得曾听说俗世对这个是有忌讳什么的,觉得砍头不好,叫……对了,叫什么身首异处死无全尸,莫非她也怕?嗯,必然就是!

    推敲出了缘由,练女侠多少是有点懊恼,毕竟原没打算吓哭她的,如今导致了这种局面也不知该如何劝才好,只得含糊其词地表个态以示安抚,并且在之后对方为掩饰哭鼻子而寻了个拙劣的借口时,也很是自觉体贴地顺着,没试图去戳穿她。

    在体贴安抚下,这段小插曲很快过去了,原本的怒意也不知不觉消散许多,练女侠再抬头看了看沙尘弥漫的赤红天空,觉得还是继续动作为好,便低头再度刨那黄沙——足下那储水桶虽已被踩入沙中,但到底是起了作用的,眼下她自己不过被沙漫过膝盖,却已成功将身边人拽上一些,算是化解了最大危机,按照这个进度下去,待到自己被埋到腰时,差不多也能将对方腰部以上救回来,届时虽说仍不算彻底脱险,但有一步就先做一步总没错。

    练女侠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可身边却不缺总爱思虑长远考虑周全的,譬如身边之人转眼也发现了那储水桶的事。对此女侠本还有些得意,毕竟此乃灵机一动又卓有成效之举,就觉得对方定会佩服自己,谁知道这家伙今日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脱口而出的竟又是极不中听的话!

    何为不如踩她救水实际?何为实际?练寨主沉了脸,着实不能理解这人怪异的思路脉络,若非对方很快醒悟过来说了错话,支支吾吾地岔开话题,她几乎就要再次发作。

    不过……也好,因得对方自觉理亏,之后都不敢再轻易抗议什么,倒让救人计划进行的颇为顺利。练女侠把心里抑着的那点气都撒在了黄沙上,埋头专心拨着沙将人往外掏,而情况也正如她所预料的那般,甚至还略好些,待成功将对方上半身解救出来时,她自己也差不多只堪堪沉到腰际,被吞噬的忧患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有了,接下来就该是……

    行动派的练寨主做完了上一步,总算开始分神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接来下么……肯定就不能这样挖了,就算自己一点点把这身子都掏出来,她却还是在这噬人的地方,一来无法回到安全处,二来脚下又没东西可踩,迟早必会又陷回去,那还不如就这么搂着她尽量陷的慢些,以静待援军?

    考虑是这样考虑的,也笃信铁老爷子发现之前留的红绫标记迟早会寻来这边,但说到底,只能翘首盼援军这种做法绝非练寨主风格,以至她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与抵触。也恰在此时,之前一直缄默不语的女子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握住少女的双手追问起来,想知道究竟她打了什么样的算盘,担心她是不是一味胡闹要共同赴死。

    追问这些时,那双眼眸中能清楚看到认真与忧虑,倒让余怒未消的练女侠好气又好笑起来,这人,自身难保时混不当回事的犯傻,有人陪着受罪反而晓得着急担心了?那也好,就该让她也尝尝着急无措的滋味,免得总是自己一个人着急……

    一念至此,大乐透模拟摇奖器:练女侠忽地知道了接下来该怎么做,而她,也想到就做到了。

    成功将人整个抛出流沙时,练寨主心中满是掌握主动权的愉悦,间或有点大仇得报般的痛快,其余的?练大寨主根本没多想半点,直将行动派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直觉其实已替练寨主做了判断,是以她根本不担心自己,哪怕因这竭尽全力的一抛而让黄沙霎时没到胸前也不担心——这沙越陷的深就越不容易再下沉,所以接下来只要不动弹,没顶的可能性并不大,纵然判断错误,练女侠也觉得自己能在沙中屏息很长一段时间,断不会像某人那么狼狈。

    当然以上判断对方未必知晓,所以风水轮流转,练寨主很是期待看到那获救之人急得团团转的模样,嗯,只要别急哭了就好。

    谁又知道,紧接着的一幕,却是远远出乎了任何人的预料。

    沙地那头,女子甫一脱险就滚身而起,动作果决利落,面上没有半分慌乱之色,她只站定身深深望了这边一眼,之后,便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动作。

    可这动作的目的何在?最初眼见那人解下腰带和手脚上的防沙绑带时,沙中的练寨主尚有些不解,真急昏头了不成?想做绳索的话这点可远远不够长……这念头还来不及闪过,却见那女子将结好的带子咬在口中,接下来毅然决然的一系列动作,却令素来直觉过人的少女也愣怔当场,脑中倏忽一片空白。

    她……她在做什么?这儿不是可以让她安心的闩了门窗的客栈厢房,这儿是风沙呼啸毫无遮拦的大漠旷野,为何她会毫不犹豫除了衣衫?少女面露茫然,几疑是自己看错,但遥遥那头,那白皙的身躯是真的一点点暴露了出来,连半点迟疑也不曾有,连最后一层遮蔽也没有留。

    红褐的天幕下,黑黄的风沙中,那一抹白的存在是如此突兀,却又如此分明。

    不……不像了,本该是极熟悉的白皙,如今却不像了……眨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人该是瑟缩的,是羞涩的,如此暴露于四野根本是不可想象的,她一定会紧张得不行,可……可此刻即使极尽目力,在她面容上也寻不到一丝难堪与尴尬,视野中的女子,即使裸裎而立,亦神色平静,手上裁衣结索做得行云流水快而不乱,也唯有风沙狠狠扑去时,才能见到那身子有微不可查的蜷缩,动作却依旧半点不受影响。

    目睹一切的少女愈显失神,映入眼帘的是不可多见的一幕,赭红的苍穹给毫无遮蔽的肢体也晕染了一层淡淡的光,随着肢体的舒展如流彩般漾动,不刺目,却衬得那人……那人……真好看。

    是与平日不同的好看,那黑风黄沙之下的洁白,自然舒展,生机勃勃,原来她不仅仅是会害羞,不仅仅是会瑟缩,原来她也会这般,近乎野性,近乎放肆,傲然屹立,藐视了天地俗世。

    真是,好看的不得了。

    就这么一门心思盯着人看,直到听得有呼叫一阵阵焦急传来,少女才反应过来那厢裁衣结索的事儿已告成,再下意识一看,一条各种材质结成的长索已掷在伸手可及之处,正被风吹得渐渐偏移,也难怪她急……至此,练寨主再眨眨眼,深吸一口气,脑中才算清明起来,人也顿时有了劲儿。

    原来,她可以做到这个地步。清明之后的练寨主配合着抓住了长索,禁不住地唇角轻勾,胸中雀跃不已,却并非因为这条绳索而是另有缘由——原来,她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原来她从未对自己见外过,纵是平日里被那些世俗规矩困住了,但骨子里果然是一样的,与自己是一样的……而哪怕有点不一样,她也可以为自己做到这一步!

    突如其来的清楚认知让练女侠颇有豁然开朗之感,喜悦之情忍不住地从心里往外冒,恨不得立时就扑去抱住人转上三圈。

    然而,这份欢喜并未维持多久,还不待成功脱困,少女突然眉峰一紧,倏地抬头就望向远方。

    不会错的,风沙那端正有人越来越近,听呼喊声甚至不止一人……是义父他们!练寨主心中一凛,旋即想起自己先前沿途留下的那些个红绫标记,如今风沙渐弱,定是那些标记将他们一路引过来了!

    她是算计着他们会来的,先前也盼着他们最好早些来,可眼下又不一样,大大的不一样!少女着急地挣了挣身,试图早些脱困,同时下意识地抬头去看那毫无遮掩的女子,对方显然也发觉到了异样,知道了有男子正在过来,却只是咬住唇,面色一点不变,拉拽绳索的动作也依旧轻柔缓和,仿佛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怎么会没什么大不了!练女侠几乎心如火焚,挣起的动作也愈发用力,不可以让人看到这样的她,她……她平日是那么容易害羞的,如今是为了自己才做到这一步的,也应该只有自己能看到这一幕,外人绝对不可以瞧了去,男人绝对不可以瞧了去!若是吃了这样的大亏,就算她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

    少女心乱如麻,内息翻涌,连眼中都泛了血丝,先还能勉强听那头劝,待到风沙中初现人影,顿时急火攻心起来,什么也再顾不得,奋力一拽长索就蓦地拔身而起,借那断裂前的最后一点拉扯拼尽全力掠空而过,却不为求生,只求早一刻去护住那抹白皙的身影!

    没空去瞧来者,是谁都不重要,哪怕是引路必须的向导,哪怕是诚心相交的老人,谁都不可,与俗世规矩也没什么关系,只因为自己不允许,只因为玉罗刹不允许!

    落地,拥抱,遮身,拔剑而起!

    见者,皆为敌!可杀!

    .

    .
曾道长一肖中特资料 杀肖王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福建36选7中奖规则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
安徽快三怎么玩稳赚 广东26选5历史记录 快乐双彩2017217 平特一肖公式计算方法 云南十一选五
浙江省20选5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历史记录 11选五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论坛 甘肃11选五玩法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63期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038 北京快三预测推荐 彩民在线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