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126、第一二六节:窮冬  

    作者有话要说:花花呢,怎么没了?是不是JJ又抽了= =……

    小夜的新文求支持,~~~~(>_<)~~~~ ,太打击人了。

    一座巍峨的皇宫之中,是用着多少人的鲜血和悲哀组建而成,在那之中,又是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血与泪,辉煌的背后,总会有黑暗的故事在铺垫。

    在冰冷的地面之上,瘫坐着一个不过十二岁的女孩,有些孤单,有些死气沉沉的气氛,让她原本还在僵硬的身子,又是一抖。

    抬起头,看着那边不断走向自己的几个原本应该是妹妹和弟弟的亲人,眼中是有些痛恨和害怕的复杂闪烁的神情。

    而对面的那些人,不过八九岁的样子,但是一对上这个女孩的眼神,就是面露鄙夷,还有一些嘲弄,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孩走了过来,后面的二男一女,也跟了上来。

    “看什么看,哼,就算是你是长公主,又如何?你的母亲是正室又如何?在这个皇宫之中,你和你的母亲一样,没有任何地位可言,都只能当做我们的玩具。”一个八岁的女孩子说出来的话,如此犀利,根本就让人怀疑这个女孩子是怎么成长的。

    瘫坐的女孩不着眼色的看着左右,想要找出来一些可以离开的地方,没有将那个女孩所说的话放在心里,而对面的女孩,发现她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更加的愤怒。

    伸手抓起来那个女孩的长发,向上拉,疼痛让女孩有些皱眉,但是还是忍住没有发出任何呻吟声音,用着平淡的眼神看着她,愤怒只会让眼前的人得意。

    “贝蒂加,你也不用在这样的激怒我,你认为你的母亲还有能力救你?”女孩轻蔑的笑了下,然后甩开贝蒂加的头,没有动,只是发呆的看着地面,是啊,自己的母亲?自己曾经很奇怪,到底是因为什么,母亲才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后,完全没有任何权利,而且还是被人骑在头上的皇后。

    在那次的事情之后,贝蒂加才明白了这些事情的原因,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灭亡小国的公主,也是当初自己的那个名义上的父皇一时临幸的女人。

    想到这个结果,让贝蒂加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了,而自己的母亲虽然爱着自己,但是竟然神奇般的死死的爱着那个男人,那个妻妾成群没有什么作为的皇帝。

    那些所谓的皇帝成就,其实就是他的手下做出来的,多米尼老师……,看到了自己的处境,才出来帮助自己,还有另一个同样命运的妹妹————兰蒂。

    “来人,将她给我拉进来。”那个女孩说完,就见到来个侍卫将贝蒂加拽起,完全不把贝蒂加当做长公主对待,而贝蒂加也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出现。

    将贝蒂加丢到一个大床上,那个女孩嘴角露出玩味的表情,而后面的那几个弟弟妹妹也都慢慢的退了出去,他们虽然也是恃强凌弱,但是地位比之贝蒂加也强不了多少,怕以后这个长公主有了靠山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都默默的退了出去。

    那个女孩不在意他们离开,那些侍卫也都离开了,侍女将门关好,一时间屋子里面只有俩个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走向那个毫无力气的贝蒂加。

    “贝蒂加,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折磨你吗?”女孩拿着一根细细的银针,在贝蒂加的后背轻轻的划着,她是这个皇室之中地位最高的公主,所以没有人可以反抗她。

    “谁会知道?”贝蒂加冷冷的说道,不去看她,心灰意冷之下,也没有什么要说的。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明明知道的。”女孩有些狰狞的翻过贝蒂加的身体,女孩是帝国里面最有地位的公主,虽然才只有八岁,但是已经有了一些魔法,而贝蒂加还没有习过魔法,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这个也是不反抗的原因。

    贝蒂加虽然被翻过身,面对着那个女孩,但是依然撇过头,不去看,那样的倔强,冷淡的对待,让女孩有些愤怒,手中的银针,狠狠的扎在贝蒂加敏感地带。

    疼痛,很痛,眉头紧紧的皱着,依然不去看女孩,她明白?明白的,这个早就知道了,在那样的对待之下,怎么可能不明白,但是这样的事情,不仅仅自己不会接受,更由于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内心也不会答应。

    看着贝蒂加痛苦的表情,女孩才有些放心的松了口气,就算没有看到你的笑脸,我依然可以看到你的其他表情。

    银针慢慢的拔出来,带出一丝血液,红色的颜色,引诱着女孩俯身吻了上去,贝蒂加身子一颤,又在心底慢慢的升出一种耻辱,脸色青白交加的正视起了女孩。

    女孩这回才更加欣喜万分,略带得意的看着那个白了红,红了白的贝蒂加。“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不理我的。就算是将你毁灭。”

    “你是个变态,你总有一天会有你的结果。”心中的耻辱心,让自己的尊严更加的受挫,略带失控的对着女孩喊道。

    “结果?好啊,那么我就给你留下来个结果好了。”女孩,用着魔法禁锢住贝蒂加,然后将贝蒂加的衣服全数脱去,用着欣赏宝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她。而贝蒂加更是红着眼睛看着女孩。

    不断的疼痛在自己的后背留下敏感的印记,汗水与血水,让贝蒂加深深的体会到了弱者的下场,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女孩眯着眼睛在贝蒂加的美背上流连,然后用着手指在那刚刚完成的象征着自己的所有物的标志,一只黑色的雄鹰。

    贝蒂加疼的快要晕了过去,但是强迫着自己不去睡过去,要让自己记住这样的过去,以后会夺回来的,默默的下着誓言。

    女孩缓缓的趴在了贝蒂加的身上,体味着身下的温暖,让自己的心慢慢的安宁,可是内心的占有欲,总是让自己不能平静下来。

    双手在贝蒂加的身体上来回的游走,让贝蒂加的心中的警铃更加明显,想要起身推开此时已经有了暴走趋势的女孩。

    “不可以。”手停留在贝蒂加双腿之间,贝蒂加身子一颤,急忙说道,有些恐惧的看着女孩,而女孩定定的看着贝蒂加。

    突然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而贝蒂加心中一愣,就感觉自己的体内钻进来异物,都没有成年的身体,根本体验不出来什么叫做快感,只有疼痛和痛苦。

    “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没有人可以夺走。”女孩得意之极的在贝蒂加的体内施虐,而贝蒂加双手紧紧抓着床单,不让自己最后的尊严丢掉。

    鲜血沾染了有些粉色的床单,使之更加的炫目而带着依着奇异般的色彩。

    脸色苍白的看着在自己身上的女孩,贝蒂加很想起身,可惜下、身的疼痛,让贝蒂加皱了皱眉头,又有了一些释然,自己还有什么可以拥有的呢。

    或许是女孩真的累了,贝蒂加小心的把女孩放到另一边,才用着十分尴尬的姿势穿好衣服,慢慢的走了出去,这一切,都是现实。

    第二天,贝蒂加就和兰蒂随着原皇帝的亲身侍卫杰尔夫一起前往帝国的第二大都市,马加科城,第一公会,阿兰达公会所在地。

    “你们好啊,新来的成员。”一个个子矮矮的人说道,兰蒂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说话,让那个矮个子的人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这个小动作,让旁边的几个人都是笑了笑。

    贝蒂加不说话,也没有多大的反应,身体很不舒服,那夜的事情,让贝蒂加一时间难以承受,只想找个地方,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好好的想一想。

    “你看起来身体不好,我带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一个女声,让贝蒂加回过神,看着面前的这个温柔的女孩,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但是那种亲切感,让自己感到想要靠近。

    点了点头,回头看着兰蒂被杰尔夫拉着去认识那些人,心中不觉的有些失落,似乎在哪里自己都是一个可以被忽略的人。那个女孩仿佛看出来贝蒂加的想法。

    “不要这样,杰尔夫会长,只是安排一些事情,他也看出来你身体不好,所以才给了我指示,带你去休息的,小傻瓜。”说着,拉着贝蒂加一起向着后院走去。

    体验着手中的柔软,第一次让贝蒂加真正的开始正视起这些人,或许这里会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可以让自己忘记那些黑暗的事情。

    一个室内浴池,贝蒂加被眼前的女孩脱去那些碍事的衣服,就拉着走进了浴室里面,这个是阿兰达公会最好的浴室了,就给了这些女孩子,那些男孩子才不会在意这些。

    温暖的水,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让贝蒂加稍微放松了一些,身体的不适减轻了一些,可是身体内的那个耻辱感,依然折磨着自己,提醒着自己那些记忆。

    “呵呵,还没有自己介绍呢,我叫米娜,听杰尔夫会长说了,我可比你大一岁的哦。”说着游了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贝蒂加,自己心里总是想要靠近这个刚刚来的女孩子,好奇怪。

    “贝蒂加,身份你应该知道了,我就不说了。”贝蒂加有些脸红的撇过脸。

    “贝蒂加?恩,好的,记住了,来,我帮你擦擦背。”米娜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个别扭的孩子。贝蒂加一下紧张。“不用了,我自己就好。”那个有些急迫又拒绝的语气,让米娜一愣。

    贝蒂加也知道米娜一定受伤了,但是……自己的后背,是自己最大的耻辱,一生都难以磨灭的。

    “那……好吧,你慢慢洗,我……去给你找几件衣服,都明天,我带你去买几件新的。”米娜有些尴尬的说道,走了出去,而贝蒂加恩了一声,就默默的滑入水中,让自己冷静下来。

    127

    127、第一二七节:既朔  

    作者有话要说:哎,这些人的番外大多都是悲剧,气氛很不好啊,~~~~(>_<)~~~~ ,小夜自己的内流满面了,好伤心。

    还是去写新文去,新文是轻松文,多多支持,多多留个爪子。

    穿着衣服,贝蒂加走了出来,看着在外面等着自己的米娜,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心了,可是面上的表情不变的,走到了米娜的身前。

    “洗好了?那么我们走吧,杰尔夫会长都在饭厅等着我们呢。”米娜想要牵起她的手,贝蒂加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米娜十分无奈的看着这个女孩子,好吧,看在是姐姐的份上,不和你一般计较,在心里说着,贝蒂加没有听到米娜的心中所想,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纠结呢。

    贝蒂加坐在饭厅之中,默默的吃饭,对于其他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冷漠的表情,气氛本来就被兰蒂那个冷气场弄得很低了,再来一个,那几个人,都被这样的场面弄得尴尬不已。

    杰尔夫先开口了。“贝蒂加公主,等一会来我房间里面。”说着,就离开了,呃,就这样?几个属下呆了呆,他们面面相觑,然后还是在这个能冻死人的气氛之下,吃着自己的米饭然后立刻溜了。

    米娜对着贝蒂加看了看,叹了口气,那个兰蒂虽然比她还要冷,但是她有自己的优势,或许在那个吃人的皇宫之中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贝蒂加不想看到别人对自己的怜悯,也就放下碗,向着杰尔夫的房间走去,米娜只好和兰蒂说说话,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

    “杰尔夫会长?”贝蒂加说道,而杰尔夫也让她坐在一边,安静了片刻,杰尔夫才说道。

    “我和你们的关系并不密切,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你们的母亲和我说的,哎,我知道你对你的母亲很不理解吧,在这个时代之中,很多事情都是无奈的。”杰尔夫有些伤感的说道,自己又何尝不是?

    贝蒂加不说话,这些场面话,没有什么大的意义,而杰尔夫看到贝蒂加这个表示,就有些内心满意的点点头。

    “我看着你的魔法基础不错,这个也是我叫你来的另一个原因。”杰尔夫说着,而贝蒂加就愣住了,自己对自己的事情还是知道的,自己肯本……就不会魔法的,这个时候怎么会?

    在哪里说了一些事情,安排以后的魔法训练,贝蒂加才转身离开,一直都不明白,自己拥有的魔法是什么?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有了魔法。

    常年养成的淡漠性格没有让贝蒂加想那么多,只是为了变强,然后让那个人知道自己的能力,回去,要偿还那些应有的代价。

    每天的练习都是大汗淋漓,兰蒂不像贝蒂加,虽然会魔法,但是毕竟在某些地方,并不能完全的应用,所以都是自己一个人在默默的练习,可旁边总会有一个人在关注着她,就是米娜。

    贝蒂加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后面就习以为常了,对于每次练习之后,俩个人都会一起去浴室清洗一天的疲惫,俩个人的友情也是逐渐的升级。

    米娜不想去打开贝蒂加那些伤感的事情,每次的清洗,自己也看到了那背后的刺青,而且米娜也知道这个绝对不是一般的父亲对女儿该有的对待,那个刺青代表的是……奴役。

    阿尔达王国,位列第五大帝国,自然也有着它本身的禁锢,所以那些特别的标志,就有一些特别的含义,这个也是区□份阶级的一个代表。

    近两年的相处,让贝蒂加对米娜已经完全的放开,十几年时间的冷漠对待,让贝蒂加体会了孤独,学会了孤独,而更加的学会了需要温暖。

    米娜的关怀在贝蒂加的心中升级了无限的依赖,而那种依赖就像是恶魔一般的让贝蒂加感到危险,大乐透模拟摇奖器:却又不想放开。

    “为什么会不开心,我很想听听你的故事,贝蒂加。”今天是贝蒂加十四岁的生日,米娜问着她想要什么礼物,贝蒂加只是希望米娜可以陪自己真正的睡觉。

    以前的自己很孤单,就算是母亲也不会和自己一个床睡觉,所以在这里,米娜给她的感情,让贝蒂加心里很复杂,所以只想证实一下。

    贝蒂加躺在床边,内侧是米娜,盯着那些透过窗而射进来的月光,贝蒂加喜欢在睡觉的时候,将所有的亮光全部撤去,只留下那些透过的月光。

    “我的过去……,很不好。”只想蒙混过去,贝蒂加不想说,但是这个人是自己的……姐姐?母亲?还是……。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如果你不说的话,只会让自己一辈子被卷入其中,让另一个来分担你的痛苦,希望你能得到快乐。”米娜说完,抱着贝蒂加的身体,贝蒂加身子一僵,可是那种温暖又让贝蒂加放松下来。

    “……,希望你不要抛弃我。”贝蒂加转过身,看着米娜,在得到米娜点头的应允,才开始说着自己的过去,那些本来应该是带着冷意和恨的故事,在这个人面前,却是那么的云淡风轻一般的说了出来,好无什么感觉,难道自己已经忘了吗?

    米娜听着贝蒂加的故事,心里在疼痛着,这样的生活,一般人怎么可以忍受,听着那个刺青的由来,一时间让米娜也恨起了那个女孩。

    但是这里面还是有疑点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想那个公主是真的喜欢你吧,她只是太小,虽然有着成人的思考能力,却没有成人对待爱情的方式。”有些可怜贝蒂加,有恨不起来那个人。

    贝蒂加冷着脸,不说话,自己不会对贝蒂加发火,但是对那个人,自己根本就提不起任何好感,就算做了多少的事情也一样。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样说完了,心里还难受吗?”摸着贝蒂加的长发,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时候还在耍性子的贝蒂加。

    摇了摇头,没有什么难受不难受的,只是有着不甘,自己就这样的放弃了,不可能,自己一定要回去,那些过去,就像是一个坎,自己如果没有解决,自己永远都不会安心。

    日久生情什么的,贝蒂加还真的体验到了,自己与米娜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感情在滋生,但是心中还有一个郁结,总想要拔去。

    在她来到这里第四个年头,自己十六岁,米娜十七岁,那一年自己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这个公会的二队长,米娜是大队长,兰蒂是三队长。

    用着实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那个时候,贝蒂加才真正的体验到了自己的一个重生一般的感觉,而心底对着某件事情终于有了一个肯定的想法,她要回帝都。

    在饭厅之上贝蒂加说了自己的想法,一时间,安静了下来,米娜脸色有些无力,而杰尔夫也放下了刀叉,其他人也停了下来。

    贝蒂加突然感觉不对,这样的场景根本就不是她想像的出来在自己说出来之后的场面。

    杰尔夫看着贝蒂加一眼,有看着另一边的兰蒂,转眼对上了一个男孩的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式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这个公会的几个队长都情同手足,不会出现什么背叛的想法,这个也是杰尔夫自己最得意的事情。

    “贝蒂加,好吧,我来说吧。”米娜看到杰尔夫那个样子,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贝蒂加转头不解的看着米娜,这个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知道一样。

    “贝蒂加,你的那名公主,其实早已经去世了,在你来到这里的第一年,就已经病故了。”米娜简介的说了一句,让贝蒂加一下眼神发出一种你在说谎的表情。

    “米娜说的这个是真的。在当年的事情之后,四公主疯了,然后再不就之后,就一病不起,一年之后就去世了。请贝蒂加你忘记她吧。”杰尔夫说着,有些哀叹,皇族之事,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啊。

    “我不信,当年她说过的。”贝蒂加愤怒的大喊。

    “这个是我带来的消息,贝蒂加,我来此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监视你们而已,但是我不想那么做了。”一旁的男孩起身说道,而贝蒂加看向他,六队长,维利兹。

    贝蒂加有些颓然的坐了下去,此次的饭,自然就提前结束了,米娜带着贝蒂加离开了,到了她的房间。

    “贝蒂加,我们不是有意骗你的。”米娜有些歉意和愧疚,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误呢。

    贝蒂加摇了摇头,低声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想让我记得这个事情,好让我振奋和崛起,我明白的,我什么都明白的,呵呵,虽然是我一直都在这个自己的幻想之中,但是不可避免的,我还是了解的。”

    躺倒在床上,米娜站在一边,看着她。“在当年她占有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知道她的魔法,是禁忌魔法‘传承’这种魔法本来一般人都不会去学习,因为对自己身体的伤害极大。”

    看着米娜,眼中极为的复杂。“我了解她爱我,可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小孩子,淡爱,谁会信?最多只有依赖而已,但是在来到这里,听到了杰尔夫会长说着自己的魔法能力的时候,自己才明白……那个傻子在做什么。”满目泪痕,那样伤心,自己对那个一直虐待着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有这种愧疚产生,为什么?

    “是啊,……你也是一个傻子,为什么现在才明白。”米娜也是眼睛微闭着上前抱着贝蒂加的身体,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为什么自己的心在痛呢。

    “我要忘记她,忘记她。”贝蒂加说着,米娜的手摸着贝蒂加的头发,俩人慢慢的躺倒在大床之上,看着贝蒂加那个眼神,米娜心中莫名的又是一痛。

    “恩,忘记她,我……帮你。”米娜说着脱下了外套,将床帘拉下,看着在自己身下的贝蒂加,你这样,根本就无法让人放开手,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沉沦吧。

    ‘对不起,对不起,既然无法再去恨你,那么就忘记你吧,忘记你,阿尔达·茱莉。’

    在那一夜的青色雄鹰分外妖娆,是否有人哭,有人笑?

    128

    128、第一二八节:春昔月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几章???应该还有二章吧。完结了,所以新文求支持,求花花

    “小孩儿,饿了吗?”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那个蹲在地上的一个有些脏兮兮的女孩子说,伸出手,在那个女孩的头顶上方。

    女孩抬起头,先是看着那双手,第一感觉,很白,第二感觉,……自己饿了。然后在抬高一点,看到了那个女人,比自己大了几岁,但是绝对不是说她就很老的,女孩在心底嘀咕着。

    站着的少女,没有一丝不耐烦,反而觉得这个女孩子很逗,这个城市里人很多,但是自己却在这个角落里面看到了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又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看到了这个女孩。

    那个女孩然后站起身,可能长时间的蹲下,头有些晕,少女立刻伸出手扶住了那个女孩,然后发现这个女孩经验脸红了,少女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纠结的样子。

    “我们去吃饭,然后给你好好的打扮一下。”雅莉可不希望自己会和一个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女孩子在一起啊,恩,为什么会有想要将要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想法呢。

    这个就是雅莉和朱碧雅的第一次见面的过程,很让人觉得喷饭的过程,但是雅莉和朱碧雅却是觉得这个是最唯美的相遇了。

    雅莉当时还是一个流浪于各地的魔法师,虽然是流浪,但是雅莉的家族却是十分的显耀,只不过雅莉不想在那里做着自己的那些所谓的‘分内之事’就肚子出来流浪。

    路过这个城市也只是一个腰储备一些干粮之类的,下一个城市,就是美罗丹帝国帝都,而自己的目的是见一见那个女帝之名,更是想要一决胜负。

    将女孩休整了一下,雅莉眼前一亮,呵呵,这个女孩这个时候看起来才有了那个女孩的样子了,大大的眼睛,略带蓝色的长发,大大的眼睛里面是……透射着自己的影子。

    将内心的心思立刻打住,才咳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姐姐送你回去?”心里还是不希望她离开的,真是的,为什么只见过一面就会有这样的想法。

    “朱碧雅,朱碧雅·莱恩斯·卡加纳。”有些低落的说道,还有些胆怯了,拽着衣角,那个楚楚可怜的样子啊,看的雅莉眉头一皱,看来还有内幕啊。

    细细的想了一下,这个名字和这个城市,才明白过来,这个女孩怕就是那个城主的女儿吧,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看起来已经十八岁的样子,而且也很漂亮,没有什么疾病……。

    “姐姐,要不,你带我走吧,那个地方一点都不好玩,那个叫父亲的,和那个叫母亲的总是说我是傻子的。”朱碧雅无聊的自语着,那个表情让雅莉一愣,然后才明白了过来。

    “可是跟着我,那是要受很多罪的,最主要的是,没有什么好玩的。”她照顾自己还勉强,在来一个,雅莉还真得掂量掂量。

    朱碧雅眨了眨眼睛,然后歪着头,十分的坚定的说道。“没事,我觉得在姐姐身边就好了,好舒服哦。”说着朱碧雅就挨上了雅莉。

    现在雅莉知道了,为什么刚见到朱碧雅会自动的叫她‘小孩儿’了,没有反感,那么就是喜欢了,雅莉也不是那些什么固执的老头学究,自己的感情,只要找到了,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好,那么你先休息一下,然后明天我就带你走。”雅莉微笑着说道,自己今年都已经二十八了,比这个孩子大了整整十岁呢。

    “恩,好啊,耶,今天晚上我要和姐姐一起睡。”朱碧雅说着,又搂着雅莉兴奋的说道,让雅莉这回是不淡定了,这个家伙,自己很有洁癖的,真是不知道是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超级大麻烦。

    第二天,雅莉算是服了这个朱碧雅了,晚上就没有一个正经姿势睡觉,还喜欢和别人玩裸睡,真是让自己受不了啊。

    “姐姐,我们去哪里玩?”朱碧雅自来熟的说道,十分兴奋的语气,让雅莉有了想要直接跑路的想法了,但是,姐是谁?三十一强者之一,还怕了她?

    “当然要先和你的父母告别,然后我们就出发。”说着,牵起朱碧雅的手,向着城主府走去,朱碧雅一听要回去见那俩个讨厌鬼,就十分的不乐意,可是在被牵住的手传来的暖意,让朱碧雅放弃了挣扎的念头,乖乖的跟着雅莉一起回家。

    看着面前的这个豪华的大门,雅莉眼神微微紧了紧,看来不好对付呢,而手中的小手,有了一丝细汗,然后眼角便看到了几个人走了出来。

    “恩,这个……不是小姐吗?快到和我进去,老爷和夫人都在等你呢。”那个看似管家的人口气平淡的说道,完全没有对着小姐的语气。

    雅莉眼神一冷,昨天帮着朱碧雅换衣服就发现了一些外伤,又看到这样的情景,看来根本就不用说明了。

    那个管家被一阵冷意吓得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才看到朱碧雅手中还牵着另一个的手,转头,看到的便是一个让管家心肝肺都被震得快出来的女子。

    “你是谁?是你找到我家小姐的?恩,我会报告老爷的,给你打些赏钱。”多年的城主府的生活,也让这个管家十分不屑的说道,虽然刚才吓到了,可身后可是一个城主府呢。

    “不用,你只需要将我和朱碧雅带到大殿之上只可,我要见见那个城主大人。”说着是十分尊敬,但是与其却是冷的吓人,强者气势,让那个管家又一次腿软了。

    “好好,好,那……你跟我来。”看来这个人不简单,管家无法,只有将雅莉和朱碧雅一起带到了前面大殿之上,然后再转身去找自己的老爷和夫人去了。

    不一会,便走出来俩人,雅莉眯着眼看着那个男人,一身多年养成的官场之气,还有一些桀骜不驯,也是,在现在的国家之中,城主虽然隶属于帝国之名,但是美罗丹却不一样,女帝登基没有太长时间,下面还有几个家族把持,所以这些城主实际上都是那些大家族的手下,或者就是独立的王国一般。

    而那个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势力的女人,真是不清楚,是不是他们作孽太多,才让朱碧雅变傻的,哎真是。

    “听说这位小姐要见我们,不知道有何事情?”又看到了那个萎缩在雅莉身后的朱碧雅,略带严厉的语气。“朱碧雅,还不过来,你还想给我们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哼,整天就知道吃和玩,去看看你的哥哥和弟弟。”

    朱碧雅身子一抖,而雅莉神情更加的冰冷了,看来不用问就了解了,抓紧了朱碧雅的手,不自觉的笑了下。

    虽然城主之名很是显赫,但是在现在的世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实力强大的魔法师,可以有权做着不危害国家的前提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也是一些国王拉拢那些强大魔法师所作出的‘放权’。

    “城主大人,我今日前来,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要带朱碧雅走,只是前来和你打声招呼。”雅莉看在这个是朱碧雅父母的份上,不想弄得多么尴尬。

    俩个人都是一愣,然后那个男人一下脸色变得很难看,强压住自己的怒火。“那么这个小姐,我不答应,又该如何?”

    在另一边的女子,更是忍不住了,大声呵斥。“哼,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我家朱碧雅马上就可以成为临城的城主夫人了,你在这里竟然如此,简直就是不把我们城主的威严放在眼里。”

    雅莉讽刺的一笑。“对不起,我从来就没有把那些城主的尊严放在眼里,世上当以强者为尊,而不是以权为尊。”手中突显魔法阵,淡淡的紫色光晕,显示着眼前的人是一名魔法师。

    “父亲,母亲,怎么回事?”一个大男孩冲了进来,刚才在后院练习魔法,竟然感到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然后就立刻赶了进来。

    “儿子,那个魔法师将你妹妹抢走了,快点。”那个女人有些着急的说道,而那个大男孩眼神微冷的看了一眼女子,才回身看着雅莉和在雅莉身后,有些胆怯的朱碧雅。

    而城主这个时候看到了自己儿子,就放下心来,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个魔法师,中级魔导师啊,那可是各个城主和国王都要巴结的存在,要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安然的成为城主。

    “妹妹,你过来。”大男孩温和的说道,他看到了朱碧雅的不舍,然后才明白这个人不像是自己父母说的那样?朱碧雅在这个家里是什么样子,他很清楚,很想帮着她,可是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作为儿子的该怎么说?

    摇了摇头,咬着唇,躲在雅莉的身后,而雅莉在看到了按个大男孩对着朱碧雅的语气就知道这个家庭里还是有人关心朱碧雅的,但是既然自己答应了朱碧雅,就不会放弃。

    “你既然是她的哥哥,那么就应该明白朱碧雅在这个家里是什么样子,而且……。”手中魔法阵变化了一下,竟然在上面又形成了一道魔法阵,双重魔法阵。

    “你……。”那个大男孩自知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看在你是她的哥哥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以我强者之名。”雅莉说完,就牵起朱碧雅的手,转身离开。

    刚才的是魔法师之间特有的传音,雅莉不想那个城主又要借助这个来让自己更加的为所欲为,大男孩知道这个意思,有些欣慰的看着雅莉和朱碧雅消失在门口。

    “怎么放她们走了。”城主大人十分的生气,可是对着自己的儿子,还是不敢太放肆,毕竟自己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我啊,打不过她啊,哎,只好将妹妹交给她喽。”大男孩说完就回自己的练武场了,才不管这个父亲会有什么想法。

    “哎呀,老爷啊,那个临城的城主要怎么办啊?”那个女子有些着急的说道,他们可是受了不少礼品啊。

    “我怎么知道,哼,大不了就不要了,不过就是一个妾室生的小儿子。”城主说完就回房间了,只留下那个女子在哪里哭哭啼啼的。

    “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俩个身影在一座山顶躺着看着夜晚的天空,雅莉无语的听着身边这个叽叽咋咋的就没有一刻安静下来的女孩。

    看着那个女孩还在一直盯着自己,仿佛在等待什么答案似的,雅莉无语,后悔了,哎,只能无奈的点了下头。

    然后朱碧雅不知道在哪里翻出一本书籍,仔细的看了下,雅莉十分好奇,这么黑的天,朱碧雅还能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作为恩人,朱碧雅还是报答的。”很是认真的说道,雅莉想要喷笑,可惜为了那个还在一本正经的某人,只好憋住了,还用着你打算如何的表情。

    “我要以身相许。”说着,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人,而雅莉就已经在那个以身相许的时候,就在愣住了,然后等回过神的时候,就见到朱碧雅已经将衣服脱得差不多了。

    黑线,终于知道了,这个小孩子笨的太那啥了吧,刚要起身跑路,就被朱碧雅一个抱大腿,然后身体一僵,呜呜,朱碧雅已经十八岁了,对的,身体都成长到了不错的地步了,那腿上的触感,那可是很明显的柔软啊。

    “朱碧……雅,这个,那个,我们现在就算是以身相许,也要成亲的啊。”雅莉找到一个理由,而朱碧雅才起身,想了想,恩了一声,让雅莉总算是松了口气。

    “但是为了你不要抛弃了人家,还是现在就献身吧,这样你就不会跑了。”雅莉哭啊,想想自己一个御姐,为什么,这个时候竟然被人强、暴了,天理何在啊。

    可惜在身上那个乱啃的家伙就不知道雅莉在向着某些不健康的事情,却忘了这个小孩,还什么都不会呢,所以,注定就是一个悲剧。

    129

    129、第一二九节:卯花月  

    作者有话要说:网络不好,失败好多次啊,还是为了调节下心情,写了一些喜感的文了,呵呵。

    当然如果喜欢的话,希望亲亲多多支持小夜新文。

    偷偷的瞄了下四周,没发现什么危险,才松了口气,然后拉起在自己身后的人。

    “喂,辛西娅,我真是恨死你了,出来就出来呗,怎么不跟在你的爷爷后面,你以为你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吗?”那个女孩就这样的双手抱臂的看着那个还在一脸得意的女孩,就是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们必需要成长,那么就一定要独立的去面对一切危险,你不知道啊,那个尤菲姐姐,可是经历了很多之后,才会修成正果的,我们也要努力。”辛西娅毫不在意米拉的语气。

    “切,你个自恋的家伙,连火球术都用成火墙术的笨蛋,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米拉完全不给面子的直接道出这位大姐的蠢事。

    辛西娅有些恼羞了,这个米拉真是不给面子啊,上去就是双手用力,掐着她的脸颊就是一扯,米拉吃痛,也反击双手攻击她腰身的痒肉,耍弄着半天俩个人就一起倒在了地上。

    辛西娅一个翻身,将米拉压在身下,十分猥、亵的盯着米拉的身体,将米拉的双手抓紧放在头顶,这个姿势……米拉相当羞愤的瞪着辛西娅,可惜脸上的红晕透漏了那份不自然。

    辛西娅然后就有些得意的说道。“喊吧,喊吧,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还摆出仰天大笑的姿势,米拉这下就更加的气愤了,脸上的红晕退去,却是一阵阵的忿恨,这个人,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了,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呢,咱可是和自家姐姐学的御妻之术呢。

    左右挣扎了一下,而辛西娅一看,就是邪笑的说道。“小妞,不要在这样了哦,你看看,这个可是我们精心寻找的一个隐蔽的洞穴,就是一只蚊子都没有办法看到我们滴。”

    米拉还是动了下,辛西娅,我还不了解你的死穴,据说啊,你的死穴就在……。

    “嗯,米拉……你。”米拉感觉辛西娅身子有些软了,便挣开了上面控制着的双手,反抓着对方的双手,不让对方逃离。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啊。”辛西娅狠狠的盯着她,不要说出那么猥琐的词汇,不要学人家,感觉到双腿之间被某一只‘不自觉的’滑动的东西定住,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和这个弱点。人家是要当攻的,可是这个弱点怎么总是在关键的时候被反推呢。

    看着那双颊绯红,坐在自己的身上的辛西娅,现在只用着一只手都可以固定得了辛西娅的双手了,所以就伸出另一手伸到了辛西娅已经非常敏感的下面。

    “哎呀,都那啥了?咋办呢?”米拉有些得意的说道,果然自家姐姐的御妻之术真是有用,就要不断的挑逗,然后再让对方‘心甘情愿’的被吃掉。

    “米拉,你这个……恩。”讨厌死了,竟然按上了某个不该按的位置,不知觉的呻吟出声,头微微的仰起,大口的喘着,这个人真是……。

    “好了啦,我就辛苦了一点好了。”米拉还摆出十分委屈的表情,让辛西娅瞪着她,可惜动情的脸蛋,更增加了一丝媚态。

    米拉还是给她一点尊严吧,那你就骑着我吧,米拉十分大方的想到,可惜辛西娅反而更加的羞怒了这个不是应该是攻的,反而被人上的最佳例子吗?

    将辛西娅身下的那一件阻隔慢慢的拉下一点,这个洞穴可是很潮湿的,要是□了,还不生病啊,而辛西娅歪着头,现在自己就是那刀板上的鱼肉了,全身现在都软绵绵的,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米拉听着辛西娅在自己手中那不断散开的情、欲,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不自觉的笑了下。“米拉,快,我……不行了。”辛西娅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动,而米拉也完全的付出。

    在辛西娅倒在米拉身上的时候,米拉感觉自己手中的一片湿润,而辛西娅那有些喘息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脖颈间,让米拉脸一红,为了辛西亚的身体健康,还是整理下衣服,又擦拭了下辛西娅的身体,才找了一个稍微干净的地方,将那个有些虚弱的辛西娅抱在怀中。

    “米拉,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辛西娅说道,还用着那个有些难看的玫瑰花在米拉面前转悠,话说这俩可是日久生情类别的,也可以说是被尤菲和那三只妖女给感染了。

    “为什么我要喜欢你?”米拉一脸嫌弃的样子,其实内心十分的惊喜,要说没有喜欢那是瞎话,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她们俩个可是一起同甘共苦了多久啊,什么坏事好事能少的了她们。

    “因为啊,我们是知己啊,还是相当让别人羡慕的一对。”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这个是什么东东,米拉十分气愤的看着还在那里乱编胡说的辛西娅。

    “没感觉,到时觉得你很傻似的,和你在一起,我怕我会变成第二傻。”米拉直接无视比较好,为什么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这个白眼狼的本质来呢,恩,一定受了尤菲姐姐她们的外表影响,高估了眼前的笨蛋。

    “呜呜,米拉,你太坏了,竟然辜负人家对你的一片赤、裸裸的衷心,小心你以后找不到老公。”辛西娅双手捂着脸,如果不是那手缝之间不露出那双小眼睛的话,或许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

    米拉黑线的看着她,我找不找得到老公,关你喜欢不喜欢什么事情?看着那个十分闲恶的动作,米拉直接就转身离开,嘴角微微翘起,她想到了一会要发生的事情。

    果然。“拉拉宝贝,不要走嘛,要不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我听爷爷说,他要到什么什么秘境去探宝,怎么样?我加爷爷绝对不会反对的。”辛西娅兴奋的说道,恩,半路就把自家爷爷抛弃,我们去度蜜月去,尤菲姐姐那几个去蜜月了,然后回来感情更好了,我也要试一试。

    米拉也不是真的不喜欢辛西娅,以前自己对于感情很是懵懂,但是对于女孩子之间的相恋还真是没有接触过,但是在接触了辛西娅之后,才明白了过来,那种不离不弃,占有欲,都是那么的明显,所以自己才坚定一个理念‘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笨蛋辛西娅’所以才会这样的和辛西娅在一起胡闹啊,只有那个傻子才看不出来啊。

    “好啊,那么安全可就要靠你了。”米拉说道,其实自己也很想离开这里,家里的那几个老头子在知道了自己和辛西娅之间的关系之后,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反对,因为是受到了女帝和哈罗德这些人的牵制,但是不可避免的就是给自己找什么‘下家’,还真当自己是可以买卖的物品吗。

    “那是当然的了,有我这个相当有名的魔女……。”米拉直接无视了辛西娅那个自言自语的动作,就不在多做无聊的事情了,拉起她的手,离开了这个不太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

    “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的女人……。”辛西娅有些哀怨的说着,看着那个还在自己身上摸索的女人,都要哭了,自己明明是要当攻的,是啊,是要当攻的,为什么在这个适合被反推了呢。

    米拉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个趴在大床上的女子,摸着那性感的蝴蝶骨,刚刚做完自己爱做的事情之后,这具身体真是让自己喜欢的不得了。

    还真是多亏了来之前自己讨教了自己的大姐和二姐,不然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反攻呢,感受着手中人儿那有些颤抖的感受,米拉绝对肯定,如果自己想要的话,这个人绝对会再来一次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好了,你不累吗?”亲吻了一下辛西娅的后背,然后又移到了脖颈之间,问着那诱惑自己的气味。

    “呃,拉拉,我还想要……。”后面的你,没说完,就被米拉一下翻过身子,辛西娅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是什么意思,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对上那一张十分邪恶的笑容。

    “没想到,辛西娅竟然还会欲求不满啊,好啊,正好我还没有满足你的愿望。”手慢慢的伸向那禁地,慢慢的抚摸,辛西娅原来的那种不忿,一下就变成了另一种表情,十分的纠结。

    感受着米拉的手指在自己体内的滑动,辛西娅的口中也溢出那□懂得呻吟,直到那巅峰的到来,米拉可是用着十分的耐心来满足这个一个欲求不满的辛西娅的,所以可是用了相当大的努力了。

    “唉,辛西娅,你应该好好的休息,知道吗?不然明天小心你起不来。”米拉戳戳米拉的额头,辛西娅虽然已经疲倦了很多,但是天生睡觉就是‘大’姿势的她,在□感到十分不舒服的时候,肯本也不能那么轻松的睡着啊。

    米拉十分了解辛西娅,所以,只好压上去,叫你不好好睡觉,这样你就不能动了吧,还在心里偷笑,果然在怎么的成长,在某些方面还是不能完全成熟。

    “辛西娅,你可是说要和哈罗德爷爷一起去什么什么秘境的,但是现在怎么办?”米拉十分不爽的说道,昨天就是怕要睡到日上三竿,可是今天竟然都睡到八竿子了……。

    “呜呜,对不起啦,拉拉。”辛西娅‘哭’着说道,还用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如果不是那手缝之间还有一道很大的空隙的话,就不会那么假了。

    米拉还真是不喜欢辛西娅如此做作的表情,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和她有独立的时间,所以只好说道。

    “知道了,我们就去什么什么国家看风景好了,你不是说要度蜜月的吗?”米拉整理了一□上的服装,才慢慢的转身,牵起辛西娅那只还在舞者脸的手。

    “是吗?果然还是拉拉最好了。”辛西娅十分感动的说道,米拉不想再看到这位大小姐露出如此让人无语的表情了,只好拉了拉手,然后辛西娅继续的嘟囔着自己以前和哈罗德经历的事情,米拉笑着任由辛西娅反握自己的手,向前走。

    似乎没有走多久啊,为什么都看到了夕阳了呢,好红好红哦。

    130

    130、第一三零节:薰風(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全文完结了,后面这章可以说是给下一部做下了铺垫,有木有人想要看月影文第二部?

    关于那个双胞胎女孩之间的姐妹爱情?

    但是要在明年才可以哦,所以嘛,就去看看小夜最新的穿越文吧。

    求包养,球花花,求支持

    “柯娜雅,过来。”贝克伊雅温柔的喊道,另一边那个蓝色短发的小女孩一步一步的向着那边自己的母亲走去,贝克伊雅十分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成为了母亲的骄傲。

    “柯娜丽,加油,不能输给你姐姐。”另一边的加纳利尔十分不爽的着急了,真是的,柯娜丽明明每样都比她的双胞胎姐姐要好,为什么就是不去超过呢。

    “怎么样?还是妹妹照顾姐姐。”贝克伊雅好笑的看着那边的加纳利尔,柯娜丽和柯娜雅是双胞胎姐妹,样子都是一模一样,就是头发的颜色不一样,姐姐柯娜雅是蓝色的,妹妹柯娜丽是金色的。

    俩个小人从出生之后,就一直互相的黏糊着,尤其是那个妹妹柯娜丽完全不像是妹妹,倒像是姐姐,总是照顾那个胆小的姐姐柯娜雅。

    加纳利尔有些无语的看着俩只小人比赛完了,又开始相互抓头发,就像连体婴儿一样,不自觉的嘴角也翘了起来,这种生活没有了那些仇恨和纷争,只有这样平淡的幸福。

    “加纳利尔,呵呵。”贝克伊雅走到加纳利尔的身边,抱着她的身体,淡淡的幸福逸散出来,让旁边都是那种温暖的氛围。

    “柯娜雅,天空好多粉红色泡泡哦。”妹妹柯娜丽变着调说道,这个妹妹就是人小鬼大,极度小腹黑的性格,和加纳利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要不是这个妹妹的魔法是光明系的,都让加纳利尔嫉妒怀疑了。

    “嗯,可是柯娜丽,我饿了。”柯娜丽十分不配合的说道,还捂着肚子,让那边有了爆发边缘的俩个大人,一下子又憋了回去,柯娜雅十分佩服柯娜丽这个能力,转移问题,不然自己肯定被打屁屁啊。

    “恩,那我们留给这俩个很长时间没有亲热的人一点空间吧,我们去找亚蒂莎姐姐。”柯娜丽拉着柯娜雅就快步离开,让贝克伊雅那个十分娴淑的人都有了一种将自家女儿回炉重铸的念头。

    加纳利尔保持沉默,等看到那俩个人已经离开了,才在心里松了口气,真是郁闷啊,没想到自己退居二线了,竟然被自家的女儿给吃的死死的,丢脸丢到家了。

    “好了,既然女儿这么善解人意,那么我们就去温存一下吧。”加纳利尔说道,牵起贝克伊雅的手臂,然后走进房间内。

    在那次战斗之后,贝克伊雅和加纳利尔俩个人被带回到了人鱼族的特纳斯城,关在了禁地之中,顾念着加纳利尔是人鱼族十大臣之一,当年的事情有时有当时的王女希尔雅的从旁协助,所以对加纳利尔已经没有以前那样的大逆不道了。

    在亚蒂莎继承王女之后,一切的改革都向着有利于她们的方向发展,所以贝克伊雅和加纳利尔俩个人才会如此闲适的幸福的生活。

    当年那个尤菲送给她的人鱼之卵在注入了贝克伊雅和加纳利尔的魔法之后,孵化就是一堆双胞胎,让整个特纳斯城震惊,人鱼族这千百年来,从未有过双胞胎这种事情,众人感到惊奇的时候才在心底有了一个想法,或许是上天感叹加纳利尔才会给她们一个双生儿吧,也就在心底渐渐的原谅了当年之事,只当做了一个传说。

    贝克伊雅和加纳利尔将自己的所有的爱和希望都交给了自己未来的孩子,希望她们能带着自己的那份爱继续自己的路。

    “贝克伊雅,你后悔吗?”加纳利尔俩个人坐在禁地之中的一片草丛之上,微风之中带着青草的芳香,十分宁静而恬淡,温柔和满足的问话显得有一些飘渺。

    “后悔?不会,永远都不会后悔了,就算是你后悔了,我都会将你给抓回来。”贝克伊雅躺在草地上,侧着头,与加纳利尔的眼神对视。

    “真是的,还真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霸道的一回啊。”自己也躺下神,侧躺着,用着左手支起自己的头,脸上的笑意不减。

    “如果我霸道一回,能永远见到你这样的微笑,就算让我永远都压着你都愿意。”贝克伊雅十分正经的说道,却让加纳利尔黑线了,什么叫永远压着我,到底谁是攻啊。

    “哈哈。”贝克伊雅看着那个憋屈而不断变换着的脸,就觉得心底十分的好笑,立刻起身,向着后面跑,等加纳利尔反过神来,自己还有好事啊。

    加纳利尔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有些羞恼的起身。“贝克伊雅,你给我站住,竟然敢耍我,看我今天晚上还让不让你下的来床不。”

    “是吗?来啊,看看谁压谁?”还做了个鬼脸,俩个人又开始了追逐,欢声笑语在这一刻宁静的禁地之中显得分外温馨。

    “加纳利尔,你还记得我们是如何相识的吗?”贝克伊雅轻柔的说道,俩个人现在就是赤、裸着身子在大床上,看着这件房间华丽的天花板,虽是禁地,但是也不失人鱼族那华贵的尊严。

    “当然了,小傻瓜。我们俩族的恩怨由来已久,那个时候,我不就是带着自己的虾兵蟹将和你的蛇脸虫身的大部队在某个山谷里面相遇吗?想起来,那个时候,还真是让自己记忆由深啊,那个时候的你满脸的镇静,就算是我的人将你的人都打得落花流水,依然面不改色。”加纳利尔有一丝骄傲,那个时候的自己是被称为‘人鱼族的战神’,可惜时过境迁了。

    “加纳利尔……。”贝克伊雅一阵心疼,又说道她心底的那道伤了,自己的族人已经不存在了,只有那么三个人了。

    “我说过了,我放弃了仇恨,那么我还会拥有你的啊,贝克伊雅,你不会在离开我了吧。”带着笑的问,却让贝克伊雅更加的心疼了,使劲的摇着头,然后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胸间。

    “不会的,就算是你把我扔出去了,我还会跑回来的。”贝克伊雅在加纳利尔的怀中撒娇着说道,让加纳利尔心底的温柔慢慢的化开,这个是自己的爱人,怎么可能扔出去。

    “我会紧紧的将你抱紧,永远都不会放弃你的手。”握紧那双柔荑,互相传递着自己的爱意,俩人又是一阵对视,慢慢的靠近,嘴唇的相依,爱意的传达,一切都在不言中。

    “我就讨厌那个女王大人的揉捏,真是好丢脸。”柯娜丽愤愤不平的说道,看着一边那个很淑女的柯娜雅,还是自家姐姐好欺负,别人都快把她扑倒扒光了都不带反抗的。

    但是柯娜丽还是十分清楚自家姐姐的性格的,那也是对熟悉的人,如果是陌生的人,那个守卫态度相当严重的,总是躲在自己的身后,真是纳闷倒是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啊。

    “柯,柯娜丽,女王大人只是喜欢我们啊,不要这样啊。”柯娜雅有些唯唯诺诺的说道,拉了拉柯娜丽的衣角,柯娜丽看着自己姐姐那个大大的可怜兮兮的表情,心里就是阵阵无语啊。

    “恩,好的,但是柯娜雅要答应我一个要求。”神秘的说道,而柯娜雅毫无心机的点了点头,自己是姐姐当然要答应妹妹的一切要求了。

    “好的,我们走。”说完,就拉起柯娜雅一起向着一个地方冲了过去,心底还有着一种对着未知的东西的探索欲。

    “什么?柯娜雅和柯娜丽失踪了?”贝克伊雅惊得一下站起身,旁边的水杯碰倒了也没去在意,只是盯着眼前传信的人。

    “龙神大人,有人看到她们好像是跑到了那个传送口去了,按照那个传送师的看法,因为那个传送口还不稳定,是链接人界的一个通道,虽然不知道会在哪里,但是肯定是在人界的。”那个人有些害怕的说完,还是不要废话比较好。

    “人界?”贝克伊雅低着头想了一下,按照自己对人界那些人的认识,再加上自己的孩子年龄最多才只有五岁的样子,而身为人鱼族的身份也是时刻都透着危险呢。

    在人界的那些学者对双修魔法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热衷了,但是人鱼族本身的那种元素汇集的能力还是让很多人垂怜的,要不当初尤菲怎么可能因为身上的鳞片都被人追杀。

    “不行,我要出发去找女儿。”贝克伊雅说着就要起身,被加纳利尔拦住了,有些愤怒的回过身,看到加纳利尔的脸色之后才安静的坐了下来,加纳利尔比自己还要关心她们的,只不过不会像自己这样表露明显。

    “不用担心,我想女王大人也一定会十分的着急的,她可是很喜欢那俩个丫头的,还有那个自主的作为她们姐姐的王女,都不是一个可以惹的人,她的母亲可是人界第二帝国美罗丹的皇后,所以不用那么担心。”然后拍了拍贝克伊雅的肩膀。

    “那么就请你和女王大人回话,说我们知道了,但是我希望能在九月初九离开禁地。”加纳利尔平静而让人毫无反驳的语气让那个人闭上了嘴巴,离开了。

    “加纳利尔……。”贝克伊雅依然担心,但是加纳利尔都说了九月初九了,那么自己只能等待了,希望她们能安全的归来。

    “不用担心的,那俩个小家伙,可是继承了我们所有的能力呢,会平安回来的。”加纳利尔说道,然后拥着贝克伊雅,看来又要好久不能亲热了,那俩个小混蛋,走了都不让我安心。
陕西11选五奖金设置 刮刮乐中25万怎么领奖 中特检管道工程(北京)有限公司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加拿大卑诗快乐8数据
福建快三推荐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中奖规则 北京时时彩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 河北十一选5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表 九龙彩票是正规的吗 哪里可以看快3同步直播 易迅彩票不能用 六合图库大全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牛牛金服 湖南体彩网幸运赛车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19点特码报